兰兰讲诉她家族的传奇史:“我爹是在他七八岁的时候被收养的,收养他的爷爷奶奶是当时我们那儿有名的达官贵人,啧,投胎技术差了,还有这么一招!   “奶奶收养我爹后就从小抓教育,奈何我爹实在不是读书的料,熬了好几年都没啥出息,最后爷爷他们想算了,做生意管产业也用不着高学历啊。不过在继承家业前还是要让他去外面历练历练,无论什么年代只有吃过苦方为人上人,于是,我爹屁颠颠就出去闯荡了!   “我爹养过猪养过珍珠,跟人合作过养鸡场,他妈的全从养殖业开始有没有!我爹倒确实闯出了点成绩,不过在我爷爷他们眼里那些简直是狗屁!最后说别养了回来吧!顺便这次回来家里媳妇儿都给你准备好了!   “我爹一听大惊,媳妇?!这年头还包办婚姻啊!不行,这得抗争!无论如何得抗争,最主要是这关系到他后辈子房事是关灯还是开灯啊!于是我爹立马就尘土飞扬赶回来了!一看那媳妇,转身就跟我爷爷说那孩儿就全凭爹做主了!   “后来就有了我姐,后来又有了我。   “我小时候跟我姐互砍,再长大点跟我爹互砍,中学那时候我人称‘希特勒’,每天跟一群兄弟风里来雨里去,早上来上学时把西瓜刀借放在学校外的小卖部里,放学之后去那儿拿了西瓜刀赶去砍人,学习事业两不误有没有!多和谐啊!结果被我爹知道了骂得啊!搬了电视机就砸向我,我当时就觉得我跟我爹父女的缘分尽了,直到我后来扛了电脑砸向他时觉得我还可以当他女儿。   “大学我跟我爹的哥们情谊倒是越来越铁,我要什么他都给还多给,我姐出嫁了嘛,没人继承他家业了呀,他急了呀!我姐那浑蛋跑得还真快,她嫁了豪门,给那边生了两个孩子后,过起了我一直向往的生活,吃喝嫖赌有没有!现在我悲催了啊,毕业之后就操死操活地管那么大坨东西,每年还要有好几次下放到下面的厂里去体验艰苦生活啊!   “去年冬天达人约我去日本泡澡,我他妈当时在厂里扛东西扛得汗流浃背,跟蒸桑拿似的还泡毛澡!现在我每月十万的收入,个人,不是公司,算多吧牛吧!可他妈问题是我每个月的消费不足一千啊!我他妈每天回家累得像狗一样,实在饿了就爬起来啃点干面包然后就挺尸,等天亮后开始新一轮的悲剧!   “你们说!你们说这样的人生还不如出家算了啊!”   室长:你们有没有觉得在这一长段的悲痛陈诉中还隐隐透着炫耀?   兰兰:炫耀个毛啊!有种你跟我换来过过看!   室长:唉,我银行压力也大啊,你看我,不是每次都要找你拉存款嘛,啊哈哈哈哈哈!   兰兰:老子青春就这么几年,凭什么都浪费在增加银行卡的数字上面!   达人:青春啊,我现在就想去趟韩国做手术,我当初就不应该在中国做!   室长:你又不当明星,搞个锥子脸鱼泡眼,以后别说你认识我。   兰兰:唉,目前看来清溪是最爽的了。男人有才有貌关键还特听话有没有,而且清溪自己工作也轻松啊,家庭和睦有没有。   室长:清溪呢?   达人:不会又睡了吧?   清溪:……我在想,如果要比悲剧的话,真的没什么好比的。比你们辛苦的大有人在。我看你们完全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都洗洗睡吧。   兰兰:……   达人:……   室长:操,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