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次的班会,导师或者班干部在上面讲话,讲完了发什么卷啊通知什么的,让人上去拿,室长早睡着了,达人在听音乐,我懒得动,就拍拍兰兰的头说:“去拿一下。”   兰兰站起来就去拿了,后座就有姑娘探上来说:“清溪,你连庄兰兰都敢使唤啊?!”   ……兰兰恐怖吗?我一直觉得她只是不擅长表达而已。当然这说法后来跟当事人说起时毫无意外被鄙视了,兰兰:“毛线啊(扯淡的意思),我只是懒得理那些人而已!”   兰兰跟室长的关系,在起初是不怎么好的,该说是性格不合还是八字犯冲呢?室长是属于外强中干型,用兰兰的话来说就是:“嚷起来最响那个,动不动就骂‘操’,但跑路时绝对是跑最快那一个!好比一场战争,我们往前冲的时候,她肯定是一边喊着‘冲啊’一边往反方向跑!”   兰兰跟室长相反,你不触及她底线,她都会忍你三分,一旦触及,直接打,后果她是从来不想的。   我第一次看兰兰打架是大二时,我们几个女孩子去学校外面吃饭,在路上时,有几个迎面过来的男的,看见我们就吹了几声口哨,我当时手里还拿着一个冰淇淋在吃,所以其中有一个男的就说了一声,“冰淇淋好吃吗?”语气很轻佻。   我们走出几米才反应过来,貌似被调戏了。   兰兰回身就冲到那刚才对我说话的男的身后,猛地就是一脚!那人翻在地上之后她又踩了好几脚!   旁边的人都没反应过来,那被踹的男的跳起来就骂,兰兰还要去踹,室长已经上去拖住了她,“行了行了!”对方那帮人也拉住了那男的。还都算有理智,没真打起来!   兰兰最后冷笑一声说:“饶你一回,再嘴贱就废了你!”   很强。   兰兰跟班长的JQ。   班长是一个……长相文气性格活跃的男生,高高瘦瘦的。   他对兰兰有好感,但又不敢表白,所以经常拐着弯来跟我说,可我这人又是你说你的,我想我的……所以班长在跟我热情了小半年后,最终泪奔向室长的怀抱,室长直接跟他说:“操,你喜欢兰兰还不如喜欢我呢!”   而后,据说班长找了达人,达人当时只迷美国乡村歌手、日本漫画、中国色情小说、韩国整容秘籍等,所以班长又是无功而返!   再后来怎么样了,我就没再关注。应该是没在一起的,因为兰兰吃饭照样是跟着我去吃。   有几次在路上跟班长同学“偶遇”,他从五十米开外开始满面笑容挥手过来,他是目不转睛看着兰兰挥的,不过兰兰这人走路喜欢低头,所以基本班长笑得脸都僵硬了,也得不到什么回应,我有时候不忍,就朝他笑笑。   毕业后,班长有一次在QQ上含沙射影问我:“庄兰兰最近怎么样了?还好吗?呵,肯定有对象了吧?”   我这一次很认真地说:“其实,如果你真心喜欢她,想跟她交往,何不自己明明白白地去跟她坦白。兰兰是直爽的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我也不会因为你说你可能还想着她,就去跟她说你有多么深情。兰兰的想法我不会去左右。她对你有意思或者没意思,都应该由你自己去问,去把握。我能跟你说的只有一句,兰兰现在是一个人。”我这话说得挺冷情的,但感情真的就是两个人的事,扯再多的人进去起哄撮合,不合适的终究不合适,最后还徒惹几分尴尬。   只希望若是有情人,那么早盼终成眷属。   我这几天一直在想兰兰的事情,就问微雨:“你们男生都喜欢绕着弯说事吗?”   “不一定。”微雨嘿嘿淫笑,“我喜欢直接来。”   我推开他俯下来的头说:“你以前追我的时候不是也含糊其词的吗?”   微雨瞪眼:“含糊?我表现得那么明显、那么用力……我们同班时,我每次走过你旁边不是都碰你一下的吗?分在别的班了,我不是时不时给你传纸条吗?哪一刻含糊了?你说,你说!”微雨开始捧着心口做痛心疾首状,见我还是毫无所觉,最后埋头在被子里说:“我死了算了!”   “……”只能说,世上没有一片叶子是相同的。   隔了几天兰兰跟我打电话,说起班长。我就问如何?她说:“天南地北,门不当户不对,即使有心,也吃力。”   兰兰说门不当户不对时,她有点难受,她说有她爸在,这种事是想都不用想!“我老早就清楚了,所以没戏的事,索性一开始就别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