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桌琢磨了一小会儿,才想起自己正在探寻“金牌教练”之谜的答案,又想起对于邓思文在群龙驾校脱颖而出的原因,邓祥贺只说了其一,尚未言明其二。      “老邓教练,那么另外一个原因呢?”林小桌连忙问道。她想,莫非除了理论知识过硬和考试能力超强,邓思文还有其他非同寻常的能耐?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比较受学员欢迎。”邓祥贺解释道:“邓大路脾气暴,邓小路牙尖嘴利爱嘲讽,在思文回来之前,他们两个可是吼骂走了不少学员。”      原来所谓的“受欢迎”指的是这个。林小桌虽然没有跟其他教练练过车,却也对邓小路教练嘲讽人的绝妙口才有所耳闻。那一日她开着教练车、载着邓思文从驾校的马路上疾驰而来,刚刚在训练场边上停稳车子,便听得旁边一辆车里传来一段友好、客气且谦和有礼的对话——      先是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语调里有几分沮丧,却全无卑怯之意:“小邓教练,我好像又开歪了哎……”      紧接着是个略嘶哑的男音:“没有歪,不关你的事。是修路工人把路修歪了。”      再接着是一声刺耳的紧急刹车声:“吱呀——”      女学员这才开始慌张:“教练对不起。嗯……我实在是太紧张了。”      男教练再答:“你这么有天赋,没什么好紧张的。不过刚才太快了,我没有看明白……你设计的这个新项目,考的是上树技术还是拆墙能力呢?”      那时的林小桌初来乍到,还不知道有“家族驾校”这回事,听到“小邓教练”这四个字,还以为人家唤得是邓思文,再听下去,又觉得内容不像。林小桌望向邓思文,邓思文则略显不好意色地微微一笑,也朝对话声传来的方向转过头去,解释道:“这位教练也姓邓,是我堂哥。”      林小桌探出窗外去看,只见那辆车子里,一个扎双马尾的年轻女孩也朝这边看过来,还冲着林小桌吐吐舌头。女孩身边的副驾驶位子上,坐着一个皮肤黝黑、身材精瘦的男教练,他原本就面颊上没有二两肉,偏生戴着一顶深蓝色的棒球帽,更衬得他类似于游戏《饥荒》里那些人物的气质。      后来林小桌才知道,那名说话尖刻的教练就是邓小路,而那个无论被教练如何尖刻地嘲讽,都油盐不进、恍若未闻、心不在焉,还敢对邻车学员做鬼脸的俏皮女孩,名叫金诺诺,目前还在大学里念书。      如此两个人,一个乱七八糟地教,另一个乱七八糟地学,倒是蛮合拍的。      邓思文还告诉林小桌,群龙驾校里有另一位教练邓大路,是邓小路的亲哥哥。除了这几位姓邓的教练以外,驾校里还有很多教练和工作人员都是邓家的亲戚。      “冬笋,看不出你还是家族机构的继承人,厉害了!”林小桌发出由衷的赞叹,不过这声赞叹在邓思文听来,就是豪门千金用来打趣他的玩笑话了。邓思文认真地摇摇头,微动嘴角想要解释些什么,余光却瞟见又一辆教练车驶入训练场,他指给林小桌看:“那个人,就是我大堂哥。”      林小桌本以为吃一桌饭长大的兄弟俩,相貌应该差不多才是,然而邓大路并不是她想象中的另一个精瘦男子。她之前在驾校里见过这个壮汉几次,对他的印象尤其深刻,却没有想到这个壮汉的职业不是屠夫也不是黑老大。他和邓思文一样,也是这儿的一名教练,居然还是刚才那个瘦子的胞兄。      邓大路其人不但壮实魁梧,而且不知受了什么文化的影响,学李逵、张飞等人物蓄起了满脸胡须,他故意对自己的面貌不加修缮,坚信如此则更显威猛气概。      林小桌没有亲自见识过邓大路是怎么教学员的,不过她完全想象得出来——相由心生,形为性表,这个邓大路必定脾气暴烈如火,吼骂起人来震天撼地。      再回想起邓思文那慢吞吞的样子,如此一对比,林小桌便理解了邓思文受欢迎的原因。她报名学车之前,就听说现如今驾校教练吼骂学员可是普遍现象,任凭你高智商高学历高颜值,握上了方向盘,就躲不过驾校教练的狂野嘲讽。      能遇上邓思文这种脾气极端好、耐心极度佳的教练,对于学员来说是一种莫大的幸运。至于教练员的性格有多闷、车技有多烂,似乎不会影响多数学员对其执教水平的看法。      “补考费是180元。”邓祥贺把多出来的好几张百元钞票还给林小桌,又利落地开一张收据,夹着二十块钱的找零一并递过去。      “啊?”林小桌对于这个价格表示惊讶,她眼珠一转,心念一动,顿时又成了乐观派:“这么便宜的话,再挂几次好像也不成问题。”      一个冷冽粗犷的声音自她身后传来:“我看你不是考不过,而是故意赖在我们驾校吧?”      “大路!”邓祥贺严厉地喝止,生怕刚刚踏进办公室的侄儿再说出“奸细”之类的话。邓祥贺知道这个侄儿口直心快,脑子却是一根筋,恐怕他已经认定林小桌就是隔壁八达驾校派来的卧底。唉,这傻孩子也不想想,人家是大名鼎鼎的林车神的掌上明珠,屈尊降贵地当什么卧底、替那个违法钻空子的破驾校办事是何苦来?      “邓教练,我练车一直很认真,凭什么说我是故意敷衍?”林小桌眉稍一挑,脾气就上来了。她倒是没有听出来邓大路话里有话,只觉得这个莽汉的话令她十分不快——若论勤奋,她来练习的频繁程度在群龙驾校也是数一数二的,只不过自己的天赋和运气实在有限,确确实实尽了力而不可得志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