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当然也不好意思要他赔,干笑着说:“我这车,是破得可以换了。” “这一百,你先拿着。”他从裤袋里拿出了一张一百塞给她,“少的,改天再给你。我是高一(3)班的,唐小年。” “不用不用。” “你拿着。” “真的不用……” “唐小年,那你就以身抵债嘛。”那时经过的一个同学朝他们嚷了一句。 唐小年直接回过去:“闭嘴。” 而她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 后来分文理班,他们分到了一起,甚至座位也被安排到了前后桌,他们交流虽不算多,但关系不错。 她知道了他喜欢吃偏辣的食物,喜欢的漫画英雄人物是蝙蝠侠布鲁斯・韦恩,知道他有点洁癖,知道他会弹吉他,也知道了他爱下围棋…… 越知道,夏初越觉得糟糕……她总是要很努力才能按捺住自己的小心思,不让自己胡思乱想,至少在考进大学之前。 然而最近,她明显感觉到了他态度的冷淡。 前两天,她想找他聊聊,却不小心打破了他放在桌边的玻璃水瓶,他很凶地骂了她一句“能不老笨手笨脚的吗”,她手足无措,直到她同桌把她拉走。 同桌劝她:“唐小年就这脾气,你别在意,以后少理他就是了。” 她看着自己被玻璃划破的食指,愣愣地出神。 今天,在走廊上遇到跟她关系不错的男同学陆家辰。两人高一时同班过,他们平时碰到都会打招呼,如今高考在即,便多聊了一会儿。聊到高考完后,有意向要报的大学,如果成绩不相上下,将来还可以做同学;也说到各自的老师,陆家辰说她班的数学老师教学水平名声在外,她便主动去拿了自己的数学笔记本要借给他,结果却被人用球打落到了栏杆外。她慌忙往楼下望,她的笔记本已被雨水打湿透。而肇事者――唐小年坐在教室的最后座,正对着她所站的位置,云淡风轻地说了声“手误”。 手误?夏初不信!她快步走到唐小年面前,直直地盯着他,“你故意的。” “那就当我是故意的吧。” “为什么?” “你不是说,没考上大学,不谈恋爱吗?我这是在提醒你。” 他竟然以为她跟陆家辰是在谈恋爱?夏初正要否认,就看他怏怏地趴回了桌上,一副不想再多说一句话的样子。 “夏初。”陆家辰已跑下楼把笔记本捡回来。夏初看着头发有些湿润的陆家辰,她道了谢,接过面目全非的笔记本,再扭头看唐小年时,她眼眶泛着红。 公交车在雨里前行,夏初一想到自己那本“数学备战宝典”被水泡成了糨糊,就是一阵心痛,眼泪又忍不住要滑下来了。 边上的阿姨碰了碰她肩,问她:“小姑娘,为什么哭呀?” 夏初抹去眼泪说:“因为心里下雨了,但是没关系,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是吧,阿姨?!” 唐小年看着骑着新自行车离开了照相馆的夏初,他犹豫了下,走进了照相馆。 蔚迟坐在沙发上,正拿着麂皮默默擦着相机镜头,听到开门声,望向门口。 “拍照?” “嗯。”唐小年的声音有些哑,“老板,我想问下,遗照,要几寸的?” 蔚迟有些不解地看了眼这个穿着蓝白相间校服、面带笑容的男生,说道:“放在墓碑上面的,一般用1寸或2寸,放在灵堂的是12寸、14寸。” “哦,那我1寸、2寸、12寸、14寸的照片各要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