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迟站起身,说:“好。”因为向姐下午请假不在,他去摄影棚开了灯。他向来不怎么跟客人攀谈,更别说探问对方,除非情况特殊,比如之前那个女生。 唐小年走进摄影棚,指了指灯光下的方凳,“坐那儿是吧?” “嗯。” 唐小年三两步走了过去,一坐下,他就脱去了外面的校服,里头是一件纯白色的T恤衫,他把校服随手扔在了脚边。 蔚迟正要低头拍摄,唐小年又突然开口说:“老板,你能不能告诉我,刚才来拍照的女孩子,她之后的一年是怎样的?” 蔚迟抬起头,“你说什么?” 唐小年露出一口白牙,“你不是能看到吗?她的未来?” “你怎么知道,我能看到她的未来?”蔚迟语气如常。 唐小年倒有些意外了,他以为他的问题会被回避掉,或者直接指责他乱说什么。但是对方却没有,反而直接问了他是如何知道的,这算是承认了他能看到未来?这下换唐小年迟疑了,因为至今,他自己还半信半疑着――这世上真有人能看到未来? “两三年前吧,我来你店里想拍照,店里没人,我就四处找了下,听到了你跟一个人在摄影棚里说的话。你叫对方不要去江边,否则会出事。那人说你胡说八道,你说你说的都属实。她会淹死,在这一年里。你说你看得到人一年内的未来,那女的直接骂你神经病。我当时也觉得你是,所以没拍照就走了。我刚走出来,就看到那个女的也骂骂咧咧地从你店里出来了。半年后,我看到报纸上报道了那个女的被人抢劫推下江淹死的新闻。这是碰巧,还是你真有预见能力?” 蔚迟不语,当时照相馆,除去客人,就他一个人,向姐是两年前招来的。没想到会被人无意听去,是他大意了。 “如果我真能预见,你想知道什么?”蔚迟顺手关了有些刺目的闪光灯,开了白炽灯,室内明显暗了许多。 唐小年的表情复杂,有些许不可思议,有些许喜悦,有些许悲凉。 他慢慢地说:“她过得好吗?有考上想考的大学吗?有人陪在她身边吗?” “没有。”蔚迟说,“她没有去读大学。” 唐小年吃惊,“什么?她没读大学?不可能。”夏初的成绩不差。 “她是你的同学?”蔚迟问。 “她不可能没读大学。”唐小年目不转睛地瞪着蔚迟。 “你为什么想知道她未来一年发生了什么?”蔚迟依旧问着自己的问题。 唐小年冷静下来,“你先回答我,她为什么没去读大学?” 蔚迟把相机放在墙边的柜子上,他靠着墙,默然了一会儿,说:“因为她发生了点意外。” “所以,她复读了?” “你想帮她避免意外吗?” “怎么避免?”唐小年没有迟疑。 “等你们高考完,你再来找我吧。” 唐小年心想,高考完?那也就是说,夏初不是因为考试失误而导致没进大学的。那会是因为什么? 他看老板似乎没有再多说的意思,在他在意的事情上,他性子一向急,可现在急不来,他不得不勉强自己少安毋躁。 蔚迟拿起相机,重新去开了摄影灯,他走到唐小年的前方,在按下快门键后,他面露意外地抬头。 唐小年看着终于不再毫无表情的老板,他笑了笑,说:“至于我为什么想知道她未来一年发生了什么,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吧。果然,你能预见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