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是的。虽然做医生很苦很累,但救死扶伤的感觉还是很好的。” 莫离默默举起拇指,这位同事才是真伟大。 而莫离想到自己,她其实比较想做动画制作人。但因为在她读高中时,她妈妈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她才决定报医科。 结果还没等她大学毕业,她妈妈就走了。 下午,赵莫离跟着前辈查完房,正打算回办公室,就看到有个老人坐在走廊尽头,一脸迷茫。 她刚想过去问下情况,就看到一个男生拿着病例从主任的办公室里出来。莫离看他扶起了老人,因为他身高比老人高出许多,所以跟老人说话时,他微微弯着腰,低着头。 当他们走过她身边时,莫离听到那男生带着笑说:“奶奶,我真没事儿。” 高考如期而至。六月七八号,天气晴朗,也不热,算是天公作美。 考完最后的英语,夏初走出考场,跟她同一考场的同桌也很快出来,走到她身边,“考得怎么样?” 夏初点头,“还行吧。你呢?” “感觉还OK。”同桌挽住她的手臂,“终于解放了,夏初宝宝,走,咱们吃喝玩乐去!” “等等。”在跟同桌聊的时候,夏初一直盯着隔壁的考场,没一会儿,她就看到走出来的唐小年。 此时人来人往,夏初跟同桌站在树下,随着唐小年越来越近,她的心也跳得越来越快,双手下意识地平摊在腹部前方上下移动,配合着深呼吸。 唐小年:“练功?” “……”夏初讷讷道,“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约一天见面好吗?我有话跟你说。” 夏初的同桌一直觉得一厢情愿的夏初很傻,什么山不爬偏要爬这座难以预测的活火山。 唐小年盯着夏初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好。今天我有事,过两天我约你。”然后他伸手摸了下她红红的脸颊,“你先跟朋友去玩吧。” 夏初傻愣愣地,半晌才回:“哦。” 等唐小年一走,同桌无语道:“他这是吃你豆腐吧,摸了你脸老半天。” “胡说!”夏初恼羞道,“应该说是,我终于让他占我便宜了。” 同桌恨铁不成钢,“你可真给我长脸。” 她想过很多种跟他表达自己心意的方式,那句“我喜欢你”在她心里藏了好久好久,想等到一切时机都成熟,跟他说出来。 最糟糕不过是一厢情愿,但也是她情愿的。 唐小年再次走进照相馆,这次却只看到一个妇女在打扫卫生。 “老板呢?” 妇人抬头,“出门吃饭了。” 蔚迟最近连着几天都是到上次遇到那辆车的小区附近吃饭。回到店里时就看到唐小年坐在靠窗的沙发上,拨弹着吉他,流出缓慢而带着点忧伤的音调――《命运的深渊》。 唐小年看到进来的蔚迟,停下了弹奏。 “向姐,你今天先下班吧。” 向姐刚收拾完打扫工具,没多问,回了句“好的”,就去里屋洗了下手,又到屏风后面拿了皮包就走了。 蔚迟到吧台处倒了两杯水,一黑一白的陶瓷杯,他把白色的放在了沙发前的小茶几上,然后他坐在了靠墙的藤椅上。 “高考考完了?” 唐小年扯了下嘴角。 蔚迟端起黑色的杯子喝了一口,客观地说了一句:“你其实没必要浪费时间去高考。” 唐小年闭上眼想,明明才十八岁,他给人的感觉却格外早熟和果断,“但我更不想去医院里等死。我宁愿让我父母留下来的积蓄,交给养老院,让他们照顾好我奶奶。而且,我也想看看,如果我不生这该死的毛病,我是不是就能按照我设想的路走了……报她报的学校,告诉她我的想法,等毕业之后,我会努力地工作赚钱,照顾好她,还有奶奶。”唐小年说完,睁开眼,“老板,你的生活一定很有意思,看尽各种未来,就跟先知似的。是你的相机能看到未来,还是你自己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