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边上的黑板上,用红色的粉笔写着:不管成绩如何,你的人生道路还很长!愿你乘风破浪,展翅高飞,去创造美好而广阔的未来! “碰到已确定的死亡,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做才是对的?”莫离看向韩镜,眼中满是可惜。 蔚迟走在江边。 那一年,除去在A市的时间,他每天晚上都会抽出时间开车到江边转一圈。 他只知道那人是在天黑后被人抢了东西推下江的,但不知道具体的时间,具体的地点。这种巡查希望渺茫,而最终,他也确实没能救得了那个人。 蔚迟望向茫茫江面。而这次,他也无法确定,是不是真的能改变结果。 夏初等了两天,结果唐小年一直没联系她,所以当这天她打开家门,看到门口的人时,惊喜不已。 “你怎么会来?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儿?” “问班长的,他有联络地址。” “哦。”夏初平复心绪后,小声问,“要进来坐吗?” “不坐了,我是来‘绑架’你的。”唐小年微微歪头,露出一抹真诚的笑容。 “什么?” 唐小年叹了口气,“我也不想用强硬的手段,毕竟强扭的瓜不甜。那要不你跟我私奔吧?” 夏初虽然还听得云里雾里的,但脸上已经泛红。 “我明天要跟爸妈去旅游。小年,你等我回来好吗?等我回来,我去找你……” “看来还是得绑架。” “啊?” 唐小年抓住了夏初的胳膊,“你手机在身上吗?” “嗯。” “那就走吧。” “等等,小年,你要带我去哪儿?好吧好吧,我跟你去,但是,八点前我得回来,否则爸妈……” “夏小姐,你现在是被我绑架了,你什么时候能回家,我说了算。” “……” 漫天的晚霞渐渐褪去了红火,变成了蓝灰。 唐小年抓着夏初的手,坐在公交车上。 脑子里回想起之前跟蔚迟的对话―― “你想怎么做来帮她?” “我会带她去一个地方,然后通知她的父母,她是安全的,但是,暂时不会回家。但这并不能确保,她的父母就会取消这次行程――如果他们觉得她暂时的失踪不具危险,又不想浪费为这次旅行已经支付出去的钱,那么很有可能,他们还是会出事。是不是,老板?” “也许吧。” “呵……为什么这么离谱的事情,我竟然会信。总之,我会再联系他们,如果他们不取消行程,我就告诉他们,我带着她,永远不回来了。” 车子行到郊区,车上的人已经寥寥无几。夏初没坐过这路车,但她已完全顾不上这车会开去哪里,只注意着身边的人,想着,他们现在这样,算不算是两厢情愿了呢? 突然她听到小年轻笑了出来,她以为自己的内心戏被他看破了,脸色赧然,“你干吗笑?” “我笑我自己。”唐小年侧头望着夏初,“我把现实过成了虚假,做戏倒做回了自己。” 夏初的手机响起,正是她妈妈打来的。 她有些慌张地接通:“喂,妈?” “你在哪儿呢?怎么不在家?” 夏初正头大得不知该怎么说明眼下的情况,手机便被身边的人接了过去。 “您好,阿姨,我叫唐小年,是夏初的同学,我带夏初出来玩两天。” “啊?这怎么行?我们明天要带小初去旅游。你……你让小初听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