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迟放下手中菜单,看着她,说:“不介意。” 本来还以为要花费一番口舌才能说动他的莫离意外了下,眨巴了两下眼。 虽然她时不时撩拨他,但可从来没得到过正面回应。 “走吧。”蔚迟先行走了出去。 之后,在一家古色古香的餐厅里,莫离点了几道特色菜后,又问起蔚蓝。 “不用找了。” “为什么?”莫离一时怔住,“是找到了吗?” “她回家了。” “回家?回上海了?” 莫离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想到,既然蔚迟找到了蔚蓝,是不是表示他也要走了? 莫离见蔚迟替她把面前的茶杯斟满茶,绿色的茶叶在杯中旋转,浮上浮下,就好像她的心情。 她笑容真切地看着对面的人,说:“蔚先生,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这是她这几天领悟出来的,看到他心喜,见不到心急,也说不清是哪一天哪一刻怦然心动的。也许是两人走在路上,他替她挡住冷风时,也许只是他安静地任由她“调戏”时,也许,只是因为是他…… 而蔚迟似乎并不讨厌她。 在他说话前,她起身凑过去轻轻吻了他一下,豁出去般的心情。吻后心口如小鹿乱撞,毕竟这种行径她是第一次做,性格再自由洒脱,也难免局促不安,结果就见蔚迟僵住了身体,似乎,似乎比她更茫然怔忡…… 莫离突然就不那么紧张了。 这蔚先生比她还“单纯”,她眉语目笑,内心软软地再一次说:“蔚先生,我喜欢你。” 蔚迟的眼眸里倒映出她的脸庞,带着一点异样的波动。 莫离心想,他哪怕现在不喜欢自己,她可以慢慢追,时间不是问题,她很有耐心,距离自然也不是问题。只要他给机会,她蓬莱仕女勤劳动,美好生活不是梦。 然而她想不到的是,她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就在隔天,所有憧憬在意外降临时被无情撕裂,只剩下满目如血火光,以及手里握着的想要送他的新年礼物。 2013年冬,A市。 蔚迟看着前方――他见有片枯叶轻悠悠地落在了她肩膀上。 他又低头看着自己刚才拍下的这一幕。在按下快门的刹那,一幕幕未来的画面向他涌来,几乎将他淹没窒息,就像那些事,他如真实经历了一般。 蔚迟抬手按着微微抽疼的太阳穴,他没想到,在这里,会看到有他参与的未来。 莫离手上拿着一袋感冒药,穿着浅蓝色的呢大衣,亭亭玉立似覆雪寒梅。 蔚迟见她拂去了肩膀上的落叶,又闷咳了两声。 他朝她走去,然后从她身边错身而过,越行越远。 之后每年,他都会寻时间到A市一趟,去看她一次,知道她没有意外便离开了。 直到第三年,他去A市发现她不在了。他去她常去的地方寻找却毫无所获,问她曾经的同事才知道,她回上海了。他又回到上海,发现她没有回家,他四处寻找,终于有一天,他在医院看到她站在紫藤花下与人说话,言笑晏晏。 他冲过去抓住她的手的时候,才意识到,不该这样,他便只能搬出蔚蓝的事以作掩盖。 2016年秋。 莫离这几天忙得昏天暗地、昏头昏脑,下了班又接到韩镜的电话,让她回家前去超市买点食材,结果结账时发现自己钱包落医院了。 她尴尬地问收银员:“可以支付宝付款吗?” 收银小哥摇头,“没有支付宝。” “你们要紧跟潮流啊。”莫离苦笑着说,“要不这样,麻烦你帮我付一下,我支付宝转给你可以吗?” “我钱包在休息室里呢,没带在身上。”小哥爱莫能助。 莫离看着自己花了半天才搞定的两大袋东西,正为难着,就见到了一道眼熟的身影――不远处刚从一排饮料货架前走过的蔚迟,她如获救星,“嗨!” 蔚迟抬头,见是她,下意识就皱起了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