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是周末,李若非帮白晓晒完了衣服,问她中午想吃什么。 白晓愣了下,弱弱道:“我约了同事。”昨天她下班前答应了赵莫离的美食之约。 “随你。”李若非说,心里却烦闷地想着:备忘录上写着的努力不让我生气,是写着玩的?! “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不用。” “那你想吃什么?我给你打包回来。” “不必。” “哦。” 赵莫离带着白晓去了一家小吃店,吃各种点心面食的。 白晓觉得确实很不错,想着下次带若非来。 两人走出店时,望着马路对面的莫离“咦”了一声――对面一家店的落地玻璃墙后,影影绰绰被阳光照着的蔚迟正微躬着背在给一株半人高的天堂鸟浇水。 “真巧,前两天我医保卡掉了,要重新做过,正想要拍证件照,就看到照相馆了。”白晓指着对面的时光照相馆说,“莫离,你请我吃饭,现在我请你拍照吧?” 这还是赵莫离第一次被人请拍照,她刚想拒绝,白晓已经拉着她过马路,“别拒绝我,否则我就成了来而不往的非礼者了,再说证件照用得着的地方也多嘛,走吧。” 莫离心说:我站到那位蔚先生面前,就真有可能会被当成“非礼者”了。 这样想着,两人已经走到了照相馆门口。 “白晓,我真不想拍照,你去吧,谢谢你的好意了。”赵莫离刚说完,就看到了一辆宾利车从前面开来,车牌号再眼熟不过,她当即拉着白晓,快速闪进了照相馆。 蔚迟浇完盆栽正打算去洗手,听到开门声,他侧头看去,身形微一停顿。 白晓从赵莫离身后侧探出头说:“老板,我们要拍照。” 赵莫离很有种避坑落井的感觉,真心郁闷,前不久自己刚说的“争取以后见到你就躲开”的承诺,转眼就给打破了。但刚才是她拉着白晓进来的,再丢下朋友走也实在说不过去。 “莫离,你先去拍吧。”白晓又略带腼腆地对蔚迟说,“老板,麻烦你帮我们拍得青春漂亮点哈。” 赵莫离:“……”然后她听到那道冷淡的声音回了一声“好”。 赵莫离被赶鸭子上架地跟着蔚迟走进摄影棚,但她向来能调节状态,哪怕心里有些异样,也没有表现出来。 蔚迟看着镜头后方的赵莫离,穿着黑色外套,长发扎在背后,她眼睛黑而亮,目视前方,透过镜头看着他。 大概过了一刻钟,赵莫离跟白晓拿到照片,离开了照相馆。 蔚迟坐在藤椅上,手竟有些微微的战栗。 白晓打量了赵莫离半晌后说:“你有没有发现,那位摄影师看你的时候,跟看我的时候有点不一样,看我就像看客人,看你就像……具体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不一样。” “看我就像看馒头。”赵莫离鼓动了下最近又吃圆了一点儿的脸。 白晓扑哧一笑,说:“莫离,你真有意思。”然后想到什么,有些羡慕地说,“跟你这样性格的人谈恋爱,一定很快乐。” “我没谈过恋爱,所以不知道跟我在一起的人是幸福还是悲惨。” 白晓颇为诧异,“你没谈过?你从来没喜欢过人吗?” “不算小时候喜欢的偶像明星的话,没有。”赵莫离抚着胸口,又想了下说,“应该没有。所以如果你要跟我咨询爱情问题的话,我只能根据我多年看小说、电视剧得来的经验跟你探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