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小年一直挺看不懂他老板的,他似乎并不在意别人的生死,但他确实又在帮人。真不知道他到底该算是无情还是有情? 两个人在车里等了一阵后,唐小年倒是看到了打车来上班的赵莫离,他低语了声:“赵医生。” 此时蔚迟已经睁开眼,他也早就看到了前方下车的赵莫离。 因为没话聊,所以唐小年又多说了一句:“她是肿瘤科的医生,护士告诉我,她曾给我申请了一笔捐款。” “是吗?” 唐小年没想到蔚迟会搭话,不过他没再说有别人先捐了款的事,而赵医生那笔钱则捐给了医院里的另一户困难家庭。他只是看着路上车来人往,带着点感恩道:“这世上好人比我想象的多。” 蔚迟看着赵莫离走进医院大门后不见,随后他看到了白晓。 “她来了。”唐小年说。 白晓从李若非的车上下来,又忍不住回头说:“我自己去就行了。” 但李若非还是不放心,打算跟着,结果白晓的同事小梁刚好从公交车上下来。白晓叫住了她,转而对李若非说:“我让小梁陪我去,完了再让她带我出来,好不好?我保证很快。”她总觉得带着老公去请假很别扭。 李若非见她挽着小梁的手臂就走,也不再步步紧逼,只听到那小梁说了句“你跟你老公‘相认’啦”。 李若非刚要回车上,有人跑过来叫住了他,“你好。” 他看着面前瘦长白净的年轻人,问:“你是?” 唐小年道:“你刚才送来的人,她想自杀,你知道为什么吗?” 李若非眯眼,“你说什么?” “你好像很关心她,那么你应该不忍心看着她烧死自己吧?” 对于这种不可理喻的话,李若非听得再火大,但介于白晓体内的另一重人格确实想自杀,他不得不正视对方说的话。 “她”曾经出来时,跟人说过,“她”要烧死自己?他只能想到这种可能。 李若非隐忍着糟糕的情绪,问道:“你认识白晓?” “我不认识,但有人认识。” “谁?” “你好像相信我说的话?”唐小年挺意外。 李若非都想揍人了。 “总之,她想自杀,就在这一年里。我要说的都说完了。”但唐小年说完,也不急着离开。李若非心里烦躁,靠在车边点了根烟抽,“你叫什么名字?” “要调查我吗?”唐小年不在意地报出名字。 之后一人抽烟一人玩手机。李若非瞥了眼在打手游不走的少年,“怎么不走?” 唐小年:“打完这局。” 李若非也懒得再管他,兀自想起了事。 等到白晓出来,李若非带着人离开,唐小年才回到蔚迟的车里。 对于唐小年擅自主张的举动,蔚迟没有阻止,虽然他并不赞成牵扯进来过多的人。 唐小年:“我差点被揍。”他不出卖老板是一回事,但自己有难老板完全见死不救就是另一回事了。 蔚迟:“医院就在边上。” 唐小年:“……” 赵莫离总觉得,这段时间好像有人在跟踪自己。 终于有一天,她在又一次感觉到被人跟着时,假装丢了东西打开背包翻找,然后迅速朝边上的小弄堂跑去,就看到了一道挺拔的背影。 “喂,站住!” 那人停下脚步。赵莫离谨慎地拿着手机做好随时拨打110的准备,朝那人慢慢走过去。越走近越眼熟,当她看清是谁后不可谓不惊讶,“蔚先生,怎么是你?你在这里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