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迟:“拍照。” 他手上确实拿着相机。 赵莫离四下看了眼,这光线不明、乌七八糟的弄堂有什么好拍的? 她笑道:“蔚先生的审美挺奇特的。” 蔚迟看着她,虽然他眼底没什么波动,但还是让赵莫离有些无法直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没遇到过这样的人――刚认识就明确表示“排斥”她,看她时却又特别专注。 “那你慢慢拍吧。”说完赵莫离就走了,毕竟她说过自己会尽量避着他。而因为是蔚迟,她不免怀疑自己被人跟踪的感觉是不是错觉? 之后又过了两天,赵莫离在一家咖啡书店买书,店里放着钢琴,她上去弹了一首,小时候打的基础还算扎实,即使多年没练手,一首经典的《记忆》弹起来也算流畅自如。刚弹完她站起身,就朝最里面的一排书架走去――因为被跟踪的感觉又来了。那人似乎挺高,她隐约能看到一点对方的额头。 当她大踏步走过去,看清人后,赵莫离又目瞪口呆了,半晌才说:“蔚先生,你也来买书?” 蔚迟抽了面前架子上的一本书,算是回答了她的话。 赵莫离看他拿的是《家常小菜3000例》,如果说这位蔚先生真是来买菜谱,而非跟踪自己,两人纯属偶遇,那这概率高得有点离谱了。 她又想到对方不太待见自己,而且是无缘无故的,所以每次在面对他时,她多少有些气闷,“蔚先生,我接下来要去对面的餐厅吃饭。你呢?”她这么问就是想避免吃饭再碰上。 蔚迟看了眼对面的餐厅,“我也是。” “……” 赵莫离实在是想不通,这人之前对自己唯恐避之不及,现在态度怎么就变了?难道是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做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好事,让人家对她刮目相看了?她越想越困惑,又问:“如果你也是一个人,要不一起吃?” “好。” 赵莫离像看怪物一样看他。 最终两个人进了对面的日料店。赵莫离点餐的时候心情很复杂,饭搭子合适不合适对于吃货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而对面的冰山美男显然不是合适的人选。 蔚迟看着赵莫离,在L医院里找到她后,他曾暗中“看”过她的未来,她是安然无恙的。 之后他尽可能地避免碰见她,但却接二连三地遇到――超市、餐厅。 餐厅那次,吃好饭后他没有立刻离开,他坐在车里等着她出来,又“看”了一次她的未来,却看到了一场发生在医院里的意外。 哪怕知道她受的伤并不重,他还是去改变了。 之后,她到照相馆来拍照,他再次看她的未来,却看到了跟三年前类似的大火。 这依旧是他的参与导致?还是她生命的时间线上,这是逃不过的一劫? 蔚迟缓缓握紧了手,三年前三年后一样的结局,但他比三年前……更恼怒。 既然结局已经是最坏的了,他也无须再顾虑重重地避开她。他现在只需费心一件事,该怎么改变结局。 点完餐后的赵莫离抬起头,就看到蔚迟一直在看她。她一直觉得他的眉眼生得特别好,仔细看,眉心还有颗极小的痣。 “蔚先生,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她坦白问,如果说弄堂里那次她还不敢确定,那经过刚才书店的事,她敢说她的猜测没错――他跟踪自己,并且不介意被她发现。 “因为,你像我养的一只琉璃鸟。” “……”本来赵莫离还以为“冰冰”有礼的蔚先生会搪塞她的问题,结果答案超出了她所有预测,“你逗我呢,蔚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