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水光的老家,是典型的西安大院,院里一共三户人家,虽不算亲戚,却有些革命感情,这革命感情自然是上一辈的。 要说水光这一代,算她在内,院里一共有四个小孩儿,两男两女,年纪都差不多。 萧水光最小,1997年时,她十岁,于景琴十一岁,另外两个男孩子同龄,罗智和于景岚是十三岁,一个大院出来的小孩子关系自然要比外面来得好。水光虽比景琴小一岁,但两人自小念书就是同班,性格又合,加上一起上下学的关系,更是又添了一道感情。 而她跟男生的关系,因为罗智较为开朗,于景岚稍显老成,所以很多时候萧水光都会跟罗智凑一块。于景岚也习惯跟他妹妹于景琴一道,他们兄妹关系融洽,景琴时不时就在水光跟前夸她哥哥如何博学多才,如何刻苦聪明。好嘛,水光想,欺负我没有哥哥可以炫耀,于是就说:“是的是的,你哥哥什么都好,他是最棒的。哪天你不要他了,把他让给我,让我也骄傲一次。”这时候总是惹得于景琴大笑。 萧水光、罗智、于景岚和于景琴是真正的青梅竹马,从会认人开始就认识了彼此,对彼此知根知底。 水光上高中之后跟景琴分开了,到了不同的班,罗智笑着说连体婴儿总算是分开了。 高一的时候萧水光成绩很好,都是在班级前五,年级前二十,当然,能取得这种优异成绩,中间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耗费了多少心血也只有自己清楚。 水光同桌有一次在期中考试后说:“萧水光啊,又是班级前五,你运气真好!” 水光想,同志啊,你说我成绩好是因为运气,我完全不觉得开心啊,我多努力啊,每堂课都用心听,晚上回家复习、预习、自习从不间断,不到十一点不睡觉,完全是后天努力。当然,也不是说我不聪明,水光心里补充。 那天下课,萧水光就靠在窗边沉思,她分析自己,然后发现要比聪明她比不过于景岚,比运气比不过阿智,比勤奋……不如景琴。景琴是那种上厕所都拿着唐诗宋词、吃饭都会想相对论的人,永保年级前五,真是兄妹俩都是厉害角色。于是,萧水光硬是生出一种悲观来,最后叹了一声,“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萧水光的同桌睨了她一眼,说:“哟,得了便宜还卖乖哪?” “姑娘,你怎么老是戳我脊梁骨?你怎么不去针对年级第一呢?” 大小姐“切”了一声,说:“鞭长莫及嘛,只好就近下手了。” 这耿直、嘴毒、擅长嫉妒的姑娘叫茉莉,姓汤。但她讨厌她那姓,觉得特别俗,于是刚开学时就跟周边人员指明了叫她就得去姓直接唤“茉莉”,“莉莉”也成。好嘛,刚开学大家互相间脸都还没认熟呢,她就已经被群众亲切地叫“莉莉”了,功力可见一斑。 后来,近十年后,汤茉莉揽着水光的肩膀说:“萧水光啊萧水光,见到你我就像见到了七八点钟的太阳,唯有你见证了我最美好的青春啊。” 这话说的,水光想回一句,我也是,却因为觉得暧昧而作罢了。 高中的日子萧水光其实过得挺懵懂的,她唯一确定的事是,好好学习考上某一所大学,以及,她喜欢着于景岚。 这后一件事,要问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萧水光自己也有点说不上来。他话不多,但她喜欢;他给她跟景琴补课时沉静的眼神,水光更是喜欢。她还喜欢他身上干净的味道,喜欢他黑亮的头发,喜欢他说话时慢条斯理的语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