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喝醉了?水光后来,跟大学的同学喝酒,可以以一敌三,他们说:“萧水光,女中豪杰,我他妈怎么就没见你醉过!” 于景岚啊,我从小就能喝酒,会喝酒,爱喝酒,你怎么会不知道? 萧妈妈尴尬地说:“小姑娘瞎闹腾呢,别理她别理她!” 长辈们都宽容地看着她。 小琴轻轻扯她的袖口,“怎么了啊水光?” 罗智望着她皱眉头。 没有人觉得这是好事情,有不当回事的,有不相信的,有闹腾的。 可水光还是看着他,一点一点地想,因为我比你小,你觉得不靠谱所以你不信,还是因为你不想接受所以选择忽视?其实,你只要随便给我一个理由,什么都好,只要别那么……忽视。 水光趴回桌子上,举了举啤酒罐,说:“妈妈,我喝醉了。” 萧妈妈哭笑不得地拍了拍女儿的脸颊。 于景岚和罗智在九月初离开,水光去送了罗智,不为别的,她跟罗智关系本来就要比跟于景岚亲。 罗智趁他妈妈走开时跟她说:“水光,景岚他,不希望你影响学习,你……等考上大学了……” 水光说:“就算我谈恋爱,也不会影响学习。罗智,谢谢你的安慰。” 罗智叹了一声说:“叫声哥吧,我走得那才安慰!你从小到大都没叫过我哥。” 水光笑了,说:“罗智大哥,一路顺风,前程似锦。” 日子不管你觉着累也好,惆怅也好,幸福也好,它都会按着它自己的脚步过去,不会因为你的心情而停顿一下。高二上来,第一次大型考试水光竟然惊人地考出了年级第三,茉莉姑娘斜了她一眼,说:“邪门!” 水光心想,邪门总比狗屎运好。 那一天,水光去找景琴,景琴正站在走廊上打电话,看到水光就上去拉着她,一边往外面走一边说着:“我第五啊,哥要不要奖励点啥呀?” 两人走到花台边坐着,水光仰头看大树下散落下来的光线,觉得大自然真是奇妙,然后她听到景琴说:“水光这次是第三名!强吧?” 不知道对面说了什么,水光却被这光线晃得眼花,她站起来说:“我回教室了,头晕啊。” 景琴“啊”了声,回过神来时水光已经跟她挥手道别。 水光隐隐听到小琴在跟电话里的人说:“水光头晕,回教室去了。” 这还真不是忽悠,真头晕。水光回教室就趴桌子上了,同桌推推她说:“咋了?都第一了还忧郁呢?” 水光侧头,“莉莉姑娘,我现在很伤心,再推我咬你了。” 汤茉莉又“切”了她一次,说:“咬不死你!” 某人……甘拜下风。 高二的暑假来得是特别快,去得是特别慢。 假期第一天,水光在家睡了足足二十个小时,起来吃中饭,难得军区休息而在家的父亲看到她,摇摇头对萧家妈妈说:“我家闺女啊就是太娇惯了。” 我不就实打实睡了一通懒觉吗,至于吗?水光腹诽。不过,萧爸爸作为一名从一秒钟里的表现都能看出效率、毅力的人,她这睡懒觉的行为绝对是不合格的。 在父亲的高压下,水光匆匆吃完饭就跑到院子里了,看见于家的大门开着,昨晚上小琴还说明儿一早跟爸妈去爬山,这么快就回了?水光想着就过去了,先声夺人,“这么早就回来了,景……”那一个“琴”字在见到里面拿着水杯喝水的人后,微弱地改成了“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