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最外围的姜大国嘿嘿笑,“老大,你要回家了?” 章峥岚手插口袋,“饿了,买东西吃去。” 背后一片鬼哭狼嚎。 章峥岚走出技术室,悠悠荡荡往楼下走。 他的“小毛驴”就停在门口的树下,章峥岚本质上是一个非常懒的人,他绝对是古龙小说里楚留香的现代版,能坐着不站着,能躺着不坐着。所以他喜欢开电瓶车,这喜欢是对比出来的,这其中包括了汽车要维修要保养要找车位要换挡,于是,“毛驴”成了他首选的座驾,电动,方便,还省油。 但有得必有失,这位当年的天才,在毕业之后创业发达,在本市最贵地段买了一幢别墅。在刚搬家前半个月骑电动车回家的时候,经常被小区保安拦下,以为是送外卖的。 章峥岚长得像送外卖的吗?当然不,章峥岚外表很端正,五官立体,身材健朗,偶尔英俊,这“偶尔”是当他西装革履、态度认真、对一件事情真正上心的时候,那气势,用他底下兄弟的话来说就是:不是人啊简直! 章峥岚拿钥匙发动了“毛驴”,轻巧地穿梭在这所名校的林荫道中,这时候是下午三点,学校里走动的人不多。 章峥岚是骑车也都能发发呆、眯眯眼的人,所以当他看到前方并排走着的两人之后,还若有所思地歪头时,这就很不可思议了。 他盯着慢慢接近的其中一道背影,超过,然后看着后视镜中慢慢远去的脸―那是他曾数次从窗口看到过的女孩子。当他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皱着眉头,他咂吧了下嘴,突然想抽烟。 章峥岚到了学校的超市,一进去就问:“老板,有烟不?” 收银台前的大婶打量了他半天,嘀咕了句:“现在的大学生啊。”然后指了方向,“那边柜子上有。” 章峥岚道了声谢,走到柜子旁拿了自己常抽的牌子,当他转身时又莫名想起了之前那一幕场景,觉得……忒闹心。 章峥岚去付了钱,走到超市门口,他看看天,然后靠在门边懒懒抽出一根烟,又慢悠悠地点上吸了起来。 后面大婶摇头,“小伙子啊,少抽点烟。” 章峥岚回首,“大姐,现在学习压力大,不抽不行啊。” 被叫大姐的大婶笑逐颜开,说:“这倒也是啊,现在的学生压力都挺大的。” 章峥岚跟大姐聊了会儿,阮旗电话过来,一上来就叫:“老大,出事了!” 章峥岚眼都没抬一下,“什么事?A3级别以下的自己搞定,这都搞不定就干脆自亵得了。” 阮旗很委屈,说:“老大,不是我,是大国,他手痒黑进了校长的电脑,那啥,刚好校长来找你……结果一目了然了,所以,呃,你赶紧来吧。” 章峥岚“靠”了一声,最后说:“我看你们是皮痒了。” 章峥岚拧熄了烟扔进旁边的垃圾桶中,刚抬头就看到刚才超过的那两个女孩子已经走到了这里。 萧水光戴着耳机,轻哼着歌儿,旁边林佳佳郁闷地说:“你说你,啊?大二学期都要末了,还不快整理复习大纲,大伙儿都指着复印你的呢。” 佳佳觉得最近她们的室宝萧水光同学有点不对劲,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因为一向认真乖巧奋发向上的水光妹妹突然……讳莫如深,神游太虚,心术不正了!关键是你什么时候整理大纲啊? 水光拿下耳机,说:“在腹诽我什么呢?” “哎哟喂。”林佳佳手捧心,“萧水光同学,我那是深深地被您折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