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略沉吟,说:“是吗?来,折一下我看看。” 佳佳郁闷啊,“水光,你真的妖孽了。” 水光呵呵笑,“那是,收了一个鬼魂在心底呗。” 两人说着跟迎面走过来的人错身而过,萧水光的感觉一向很敏锐,在刚才走过那人的一瞬间,她感觉到他的视线短暂地滑过她的脸,走开几米,水光才回头看去,佳佳问:“咋了?认识的?” “不认识。”水光觉得奇怪,那人……对她不顺眼吗?为什么皱眉头? 章峥岚慢腾腾地回到技术室,最里面无意外地站着校长,章峥岚笑着朝那衣冠楚楚的领导走去,路过姜大国时拍了拍他后脑,用挺轻的声音说了一句:“一个个都蠢得要死。” 姜大国同志大受打击,一张国字脸瞬间蔫靡,阮旗趴在键盘上闷笑,章峥岚将手上的那盒烟朝他扔去,阮旗“哦哟”了一声,老板发话了:“今天把系统弄完,没弄完就加班。”阮旗“嗷”了一声,轰然倒地,坐阮旗隔壁的兄弟赶紧落井下石,“小旗啊,节哀顺变。” “节你妹啊!” 校长看着这群人,不由摇头叹息,“你们也都算是名校毕业,怎么讲话……” 章峥岚笑道:“秦校长啊,怎么有空上来看看?” 说到这里,秦校长脸拉长了,语重心长开始说:“峥岚啊,我请你以及你公司的人过来帮忙啊,是要做点实质性的开发研究,不是让你们来瞎闹腾的。我们是百年名校,不比你在外面接触的公司,你必须要认真严格地对待。可你说你的手下,我进来,啊,在看毛片,年轻人看毛片是情有可原,但是,你在工作的场合,在大学里,这种行为是绝对要杜绝的。” 章峥岚眨巴了一下眼睛,回头望向阮旗,意思是“不是说黑了人家电脑吗?怎么成‘看毛片’了”。 阮旗也不解,看大国,大国茫然。 章峥岚心里又想骂人了,回头对秦校长笑道:“您说得对,这种行为绝对是不可取的。您放心吧,我一定严惩不贷,绝不会有下次。”然后为表可靠又加了一句,“我是您的学生,您还不信我吗?” 秦校长“呵”了一声,“就因为你是章峥岚,我才不能全信。” 章峥岚觉得伤心啊。 那天领导走时又说了句:“峥岚啊你是我接触到的最聪明的学生。”说完像是感伤似的摇了摇头。 这啥意思啊?章峥岚龇牙。 阮旗谄媚地靠过来,“老大,原来您也在这名校待过啊,我对你的崇拜之情泛滥犹如……” “滚。”章峥岚按额头,然后回头问大国,“怎么回事,怎么成看毛片了?” 大国冤,“我是黑了他电脑啊,我……我点开的也是他电脑里的东西,谁知道是毛片啊?”还没放到关键地方没看出端倪来的人如是说。 “操!”这是两名黑客、两名天才编程师、一名使毒防毒高手以及章峥岚同时发出的声音。 章峥岚觉得今天有点没劲,决定早点走人,索性回去睡大觉。 当他走过一名黑客时,看到屏幕上的内容,停了停,“小张,女朋友啊?” 张宇回头,腼腆一笑,“哪能啊老大,是这学校论坛上的,这贴,各系系花点评,嘿嘿,这姑娘,据说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我欣赏一下而已。” 章峥岚拍拍他肩,“欣赏完了,别忘了正事。” “你放心,老大,一定按时搞定!” 这帮人玩归玩,能力效率绝对一等一,章峥岚也的确没什么好不放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