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又看了一眼那屏幕上的照片,以及照片下方一大片的优异奖项,能力特长,以及,“萧水光”。 那天,他知道了这多日来,自己一直在窗后看着的人,自己在路上多次遇到的人,叫萧水光。 那之后,又过了两年时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 好比章峥岚,依然做着IT产业的工作,用专业的手腕经营着自己的公司;而萧水光,已经大学毕业,进入社会。 章峥岚的优点不多,缺点很多,好比,绝情、冷情、无情。他能在手底下一帮人呕心沥血三天三夜不眠不休赶任务时架起脚戴着耳机听音乐,再顺便懒洋洋地说一句:“姑娘们,速度点,嗯?” 几名高手硬生生被那声“嗯”恶心了半天,然后继续饮恨吐血地操作,外加十二分的幽怨仇视顶头上司! 章峥岚在众目睽睽之下咳了咳,起身说:“你们忙吧,我出去散散步。”其实是烟瘾犯了。 10月份的夜晚有点凉飕飕的,朦胧的路灯下还能看出有稀薄的雾气弥漫在空气里。章峥岚手插裤袋、慢条斯理地穿过街道,走到离自家公司不远的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店。 店里面除了两名在深夜聊着天打发时间的工作人员,没有其他的顾客,章峥岚去柜台上挑了一包香烟和几罐咖啡,然后慢腾腾走回来,店门再一次打开,有人推门进来,章峥岚下意识抬头看一眼,那人裹着大衣,头发散着,神情有些困,面色很白。她慢慢走过他的身边,走到架子旁拿了两瓶纯净水和一大包饼干,然后到柜台前结账。 章峥岚停了一下,才走到她后面排着。店里很安静,只有工作人员刷条码的声音。章峥岚无意地闻到她身上很清淡的香味,像一种水果,很淡,很清香。他看到她靠着柜台,头垂得很低,像要睡着了。 她付了钱,拎着袋子走出去。章峥岚看着关上的门,回头看服务员一一刷过他买的东西。他在便利店门口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呼出来,烟雾迷蒙了远处灯光下走着的背影,他心想,距离在那所大学见到她应该有两年多了吧。 这两年里,两个人可能一直在同一座城市里,竟也从来没有遇到过。 章峥岚吸了两口烟后,慢慢往相反的方向走去,最后消失在夜幕中。 萧水光很困,困得要死,她已经连着加两天班了,可就在她准备大睡一场的时候,罗智风尘仆仆跑来了这边,三更半夜将行李往她的客厅一扔,说:“萧水光,我失恋了。” 罗智在她房子里翻箱倒柜搜了一圈,最后说:“你这怎么水都没有?吃的也没有?” 水光刚回来,洗完澡后懒得烧水煮东西,就披了外套去附近的店里买,结果楼下常去的那家店关了门,只得多走了两条街。水光回去后听罗智心潮澎湃地讲了半小时他的爱情史,最后困得要死的某人倒沙发上睡着了,罗智大哥表示很受伤。 萧水光在一家科技公司上班,有业务的时候会很忙,好比前两天,空的时候会很闲,好比现在。 水光趴在办公桌上剥了一颗硬糖塞嘴巴里,然后跟罗智打电话,那边人声嘈杂,“宝贝啊,我在跟朋友的大哥喝酒,晚点再给你电话!”说着就挂了,水光想,好嘛,这城市他总共来过没超过四次,就有哥们一起喝酒了,强人。萧水光收了手机,也不再挂心人生地不熟的罗智大哥会不会无聊,会不会饿死了。 下班之后萧水光去超市买了一些吃的用的,因为塞着耳机心不在焉,早了一站下了公车,懊恼之余往住处走,对面有人撞了她一下,害她抱着的水果散落在地。那人神色匆忙,对她连连抱歉,但看样子在赶时间,对方看了眼时间,又连道了两声歉,然后转身快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