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也不介意,她蹲下去捡起地上的苹果和橙子,一一放进塑料袋里,直到一只手帮着捡起远处遗落的最后一个苹果。萧水光抬起头,对面男人身形很高大,嘴上衔着一根烟,神情很淡漠。 水光接过他递过来的苹果,说了声“谢谢”。 那人从喉咙里“嗯”了一声,水光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但还没来得及细想就听到他身后有人叫了一声“峥岚”,她起身拎着东西走开了。 阮旗笑眯眯地揽住章峥岚的肩说:“老大,拾金不昧啊!”章峥岚扯了扯嘴角,拿下他的手,说:“别动手动脚的。” 阮旗旁边的中年人笑着说:“峥岚,事项我跟阿旗谈好了,反正你们办事我放心!”然后看了看手表又说,“走吧,一起吃顿饭,让你公司里的员工也一道过去,算是提前庆贺。” 章峥岚笑道:“算了,还是把事情弄完了,大家再开香槟庆贺吧?” 中年人听他这么说,也就笑着说:“也行。” 送走大客户,晚上章峥岚被公司那帮小子拉去吃饭然后到酒吧喝酒,在一群人吵闹说笑的时候章老大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最后好多人都喝醉了,章老大不得不一一扛出去扔进出租车里。扛完最后一人他甩了甩手,挥走了出租车,点着烟退到后面的扶栏上靠着,慢慢吸了一口。 他还记得两年前的那一天,他刚完成大学的工作,收完工去常去的酒吧放松。他边喝着酒,边跟酒吧里熟悉的三教九流插科打诨,然后就看到了她―那个让他在那年不由自主地多留了心思记住了的女孩,彼时正喝醉了趴在吧台上。 她看起来并不像会只身跑来这种地方的人,可那时她身边并没有旁人陪伴。有小混混过去从她身后抱住她,她抬起头,眼神迷离。章峥岚一看就知道她喝的酒里肯定是被人算计了。长得漂亮,又是独自一人坐着,在这龙蛇混杂的地方没人动心思才有鬼了。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调酒师笑着问他:“是不是物色到新对象了?” 章峥岚笑笑,最后走到了那边,把那高瘦男人的手拿开,平淡道:“把她给我吧。” 男人转头见是他,退后一步,“岚哥?”说完痞气地笑了笑,走开了。 章峥岚把手上的烟放到嘴里,伸手将她扶起往外走。她含含糊糊地说难受,往他怀里钻,在门口边的走道上,章峥岚扶正她,“别乱动。” 那女孩子看着他,眼神木木的愣愣的,里面好像有很多东西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她说“难受”,说“为什么忘不掉”。 “你想忘掉什么?” 她没再说,软软地倒进他怀里,他原本决定带她去医院,那种药吃下去危害说小不小,但他刚扶住她,却被她伸到后腰的手弄得全身一滞。 “你想我当君子就别再撩拨我。” 她不说话,在他怀里颤抖,她的手是冰的,可被抚过的地方又似烧着了。 章峥岚把她的手拉出来,她现在没多少主观意识,而他不想乘人之危。 可是当她转过身用柔软的嘴唇吻上来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自制力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她嘴里有酒的味道,舌尖上也是,她喝的酒比他喝的要烈。章峥岚把她揽到有盆栽遮着的角落,着着实实地回应她。他发现自己很喜欢那味道,烈的,苦的,甜的。 她的手抓着他的背,章峥岚啧了一声,报复地咬了她一口,她吃痛,睁开眼,那双眼睛里迷迷茫茫水润一片,章峥岚发现自己那刻心如擂鼓,他低下头覆住她的嘴唇,唇舌交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