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里嘈杂的音乐,酒精,随处可见相拥相吻的人,这一切都让章峥岚有一定程度上的松懈,而他也知道最主要的还是他对怀里的人动情了。 或者说动心。 他在最后烧着的一刻推开她,说:“你不知道我是谁,你会后悔的。” 她的眼里有泪滑下,她说:“岚,你抱抱我吧,我难受……真的很难受……” 章峥岚后来知道自己沦陷得很糟。 他把她带到了更深的角落,无人可见。 他吻她,问她舒不舒服。她轻轻笑,章峥岚不知道那时自己眼里也充满了笑意。 章峥岚心想此刻不管她眼里看到的是谁,他都不可能走了。 章峥岚睁开眼,胸口起伏不定,他坐起身,低咒了一声,抓乱了一头对于男人来说显得过于柔软的头发,他重新倒回床上,望着天花板看了好一会儿,嘴里又滑出一句:“Shit!” 章峥岚最后下床,拿了手机跟阮旗打电话。对面三更半夜接到电话,如果是别人肯定当场发火,但是没办法谁让他面对的是章老大,阮旗这东北爷们只能轻言细语地问:“老、老大,这么晚……有何贵干?” “传点片子给我。”听不出什么情绪的低沉嗓音。 阮旗想,片子?什么片子?而他也口随心想地问了出来。 “毛片。”对面的答复。 阮旗当即眼角抽了下,“老大,您半夜打我电话就是为了这?” 章峥岚没心情跟他多废话,只说:“开电脑传过来,我现在要。” 阮爷原本想回:用不用得着这么饥渴啊?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没敢说。 章峥岚坐在阳台上,望着远方天际慢慢泛红,椅子边烟头丢了一地。 两年前,是的,两年前,他第一次在酒吧里这么失控,在离后门不到十米的角落一晌贪欢。 当他离开她的身体,她像昏迷了又像是睡着了,瘫在他怀里。两人的身上黏腻湿热,可他竟然一点都不觉得难受,甚至后来很多晚上他只要想起当时那种温度就能用手让自己得到短暂的快乐。 他脱去外面的毛线衣。她一直黏着他,嘴里喃喃地像在说着梦话。他扶高她一点,不让她下滑,她伸手抱他的腰,手划过他的后背让他心口一悸。 他放柔声音,“我抱你去车上。” 她很听话,让他抱起来。 那天他把她带回自己家里,她那种情形回学校自然不行。他把她抱到二楼的主卧室,拿了热毛巾帮她擦了一遍身体,他发现自己做这一切那么自然而然。他后来去浴室洗了澡,然后上了床从她背后抱住她。她身上的味道很淡,像是一种水果的香味,很干净,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