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他醒过来时身边的人已经不在。他起身披了睡衣慢慢走下楼,空荡荡的房子里只有他一人。 他之后去过学校几次,有一次在食堂,他坐在她跟她室友后面的位子上,听她室友说她有男朋友了,他点的那碗面一直没有吃,只点着一根烟吸着。校园里的纯真恋爱,而他是什么呢?只是一个一夜的对象罢了。 章峥岚到公司向来最晚,所以这天八点半不到当大国跨进公司大门看到里面的人时,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老大,你手表走快了?” 章老大坐在他的位子上,在玩游戏,而很快的敌对方的狙击手全军覆没,章峥岚回头懒懒说:“我帮你冲了几级。” 大国低头看游戏画面,欣喜若狂,“老大,你强,打了通宵吗?!太感动了!” 章峥岚起身,“两小时而已。” 大国对着老大的背影深深地折服。 章峥岚回到自己办公室,他坐在皮椅里,双脚架在台面上,左右看了看,办公桌上没有香烟,手在身上摸了一遍,只摸出一个空盒子,他有些扫兴地把烟盒捏成团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中。 他知道自己现在有点不正常,很不正常。他以为那一晚并没有刻骨铭心,可事实上他记得两年前的很多细节,他记得她身上的味道,记得她说的每一句话,记得那种心跳,只是,一直以为没那么严重……那现在算什么?再次遇到她,然后发现自己没忘记过她?章峥岚不免自嘲,他应该还没那么深情。 水光坐在拉面馆里等罗智过来,中午的时候罗大哥一通电话,说:“我起来了!宝贝,请我吃饭吧?” 昨天水光回家,快要睡着的时候才听到罗智归家,她摸手机看时间,零点过十分,不免感慨,罗智大哥比她这号在这里驻留四年的人还混得开。 萧水光点了面打算先吃,罗智从家里过来起码要二十分钟,再加上穿衣打扮,半小时跑不了。 水光一边拿手机看新闻,一边等面,直到前方阴影遮住光线,她刚抬起头就被人泼了一杯冷水。水光看清人后站起身,那人还要挥来一巴掌,她轻巧地抓住了对方的手腕,淡淡道:“小姐,请自重。” 那打扮时尚面色阴沉的女人冷笑,“你下贱地抢我男朋友的时候怎么没想过要‘自重’?!”说完狠狠甩开了水光的手。 水光抽了桌上的纸巾慢慢擦了擦脸,平静道:“我没抢你男朋友,你爱信不信。” “你们都当我是傻瓜吗?我有的是证据!”那人说着从包里拿出一沓照片扔在桌面上。 水光瞟了一眼,不禁皱眉,第一张就是她跟一个男人并肩走进酒店。水光现在看到这男的就头疼,她上次去饭店跟他谈完公事后,他图谋不轨,她顺手把他的手弄脱臼了,之后此男一直在外造谣,毁她的名声,以至于他女朋友不止一次去她公司找茬,也幸亏公司里的保安尽职,对方没骂两句就已经被送出去,没有对她造成太多不便,但水光知道部门里的人或多或少有在背后非议她。 水光突然有些倦,她说:“我没有,更没兴趣掺和别人的事,所以也请你适可而止。”看到餐厅里不少人注视着这一幕,水光不想在此多留,可对方显然还不死心,冷嗤道:“又当又立呢!” 水光觉得跟这类人完全沟通不了,索性走人,可刚转身就被那个叫孙芝萍的女人抓了手―其实并没抓住,水光灵巧地挣脱了。一直站在孙芝萍身后被叫来助威的男人这时候走上前想擒牢水光,却被水光一记反手扣住了手臂,而人也被压在了桌沿,速度很快,甚至在场很多人都没有看清楚那一套流利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