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没看清楚不代表所有人都这样,坐在离那桌不远的张宇就目睹了这一切,而且是清晰地目睹了。 张宇之前心里一直在琢磨这女的怎么有点眼熟,现在总算想起来了,当年他们公司接了一所大学的单子,他逛校园论坛时就留意过这系花了,能文能武。确实是武,正宗的武术。她照片下的奖项数不胜数,让他头一次觉得漂亮的姑娘再加上一些盖世豪侠的功夫,连他这男生都不禁崇拜了。 而此刻他算是见识到了这女孩子的真正身手,很帅。 张宇拿出手机拍了下来,突然“啊”了一声:“对了!新游戏的宣传!” 张宇回神,刚站起身就看到那系花已经松了擒拿术,人也朝门口走去,他二话不说追上去。 在结账台边追到她,他刚要伸手拍她肩膀,对方却像先一步感知到了他的举动,转过头来,那一刻张宇竟然退了一步,她表情很淡,却莫名有一股冷凝之色。 “小姐,我……”张宇拿出名片,递过去,“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的身手很棒,我想跟你合作,哦不,是我们公司想跟你合作,是关于游戏的……” 水光没有接名片,只说:“我没有兴趣。” 张宇向来不是轻易投降的主,更何况今天难得有点思路开窍的感觉,怎么着也不会放弃,“小姐,我真的是极有诚意想与你谈谈。”他硬是把名片塞到了她手上,轻轻一笑,“请务必与我联系。”说完他先一步把钱放在了结账台上,“第十桌,不用找了。”说完推门走了。 水光看着手里的名片,摇头,把它随手放在了柜台上,然后回头看了一眼,还站在她之前吃饭那桌边上的两人面色难看。 水光刚出餐厅就看到了从出租车上下来的罗智。 两人之后去了附近的公园,吃的是外带汉堡。 罗智挺郁闷的,说:“姑娘啊,我千里迢迢过来你就请我吃汉堡?” 水光吸着橙汁,看着前方草坪上玩耍的孩子,以及陪在孩子边上的家长。 “罗智,你有梦到过他吗?” 罗智刚开始没反应过来,明白她说的“他”是谁之后,笑了笑,很淡,“我说没有你信不?” 水光微笑,“我没有。我一次都没有梦到过他。我这里……”她轻轻按着心口的地方,“这里每天都难受得要命……每天,每天想的都是那一个名字,那个人。为什么梦里面我一次都没有梦到过他?你说……是不是他不想来见我?” 罗智看着她,心疼地摸她的头,“傻瓜,景岚他怎么可能不想见你,他最想见的就是你。” 水光想哭了,所以她用手盖住了眼睛,轻声说:“哥哥,我觉得我过得很糟糕,你看到我这样……我这样子……你一定很失望…… “但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以前我跟在你们后面,看着他的背影,有追逐的目标,有憧憬,那么多年,都在憧憬,我甚至想就算不能与他并肩一起走,只要能看着他,那么我也觉得……可是……后来,我没了目标,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罗智将身边的女孩揽进怀里。 水光难受,她的青春只因为那一个人而美丽过,奋斗过,充实过,可那人不在了,她该怎么办? “哥哥……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