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峥岚喜欢风和日丽的天气,有点阳光,带点风,坐在无人的办公室里或者家里的天台上小憩一番,没人打扰没有电话,手边上伸手可及的地方要有烟,那么这段时光他会觉得很舒坦。 所以当他被办公桌上的座机再次吵醒后,他有些不怎么舒坦地接了电话,那声“喂”也说得有那么点不痛快。 对面是章老太太,章老大的母亲,她完全无视儿子的情绪,淡淡道:“你何时回家一趟?如果不把家当家了,那么告诉我一声,我也就不再劳心外面还有一个儿子。” 这番话说得章峥岚坐直了身子,头疼道:“妈您又怎么了?谁又惹您老人家动气了?” 章太太在电话那头轻哼一声,说:“除了你这风流成性不顾家的儿子还能有谁?你爸爸给你物色了一个对象,人家论品性论才能样样比过你,你这周回家来见一见。” 章峥岚按着额头,他哪风流了? 章峥岚刚想推说我这周事情多,可章太太已经对他知根知底地说了一句:“你要是忙,我们过去见你也成,我这身老骨头多折腾折腾,如果去得早也算是合了你们的意。” 章峥岚哪还敢多说,苦着脸应了下来,挂断电话之后他捡起了手边的烟点上狠狠吸了一口。 他之后让秘书进来,让她在工作安排表中排出两天时间,他要回趟老家,虽说这家就在本市,城南城北的差别。 秘书表示知道了,她刚要出去,章峥岚又叫住她,说:“小何,你跟外头的人说一声,晚上我请客去外面吃饭。” 原本一本正经的姑娘马上笑了,“好的,章总!” 姑娘一出来就对外面一群精英男乐呵呵地宣布:“老板心情超级差,于是晚上打算破财请咱们去吃饭!” 一伙人愣了一下之后都欢呼出声,老大行事随心所欲且喜怒无常,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好事情。章峥岚喜欢挥霍钱财,喜欢呼朋唤友,喜欢热闹,喜欢人多来冲淡一些内心深处的孤独,当然最后一点是别人不知道的。 章峥岚有的时候自己也会想,他究竟想要什么?他这一生太顺利,成功得太轻易,春风得意马蹄疾,将近三十年几乎没有过让他心里留痕的挫折,可他为什么还觉得不满意? 他在烟雾中想到那个晚上的温暖,充实得让他手心微微地发麻。 晚上公司一帮人结队去饭店,章峥岚坐在阮旗的车里,右手支着窗口,心有所想。阮旗原本想问老大上次传过去的片子如何,如果不够看的话他那还有足够的储备,可又碍于后座坐着的小何,所以只笑着说:“老大,思考什么呢?分享分享!” 章峥岚过了良久才回头瞟了他一眼说:“想你最近做事的效率让我想换人。” 阮旗的方向盘一滑,马上又稳住干笑着说:“最近女朋友骄纵得厉害!回头……回头一定快马加鞭!” 章老大也就是遇魔杀魔,杀完了又回归到无我状态。 后头张宇一直在跟何兰聊游戏,这时抬头说:“说到这,老板,我们今年跟人合作的那款大型游戏项目,我前几天遇到一个非常帅的美女,打算让她当这游戏的形象代言人,你意下如何?” 阮旗摇头,“老张,这年代游戏都是由明星来代言的,你别在路上逮谁是谁!” 之前拿着张宇手机在看的小何笑着说:“你还别说,我也觉得挺合适的,再说都找明星打广告多俗,而且那些熟脸看着就没啥可联想的。”然后小何把手机递到前面的副驾驶座,“老板。” 章峥岚侧头看了一眼,他接的动作很闲适,看完了手机上的两张照片,才几不可闻地“嗯”了一声,“再说吧。” 他把手机递回去,张宇接过,“也行,唉,反正那系花也没搭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