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旗一听这话听出点端倪,“怎么,你认识的?” “谈不上认识,以前见到过,有印象而已。”张宇说,“那女生吧,我有点崇拜,她武术是国家一级的……反正厉害!长得又青春明朗!人也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我后来还查过她一些底细,家底殷实,她爸那是真正的军官,总之让我觉着,这上帝造人啊真是有些偏袒,你说她这样的应该没啥缺的了吧?不搭理我也正常,正常。” 阮旗听着好笑,“你小子,不会迷上人家了吧?” 张宇一张老实面孔义正词严道:“你别瞎说,我那是纯粹欣赏!” 一直没吭声的章峥岚这时候开口:“行了,无关紧要的这些多说什么?”老大对此没兴趣,一伙人岔开了话题,而之后没有人注意一路上章峥岚都沉静如水。 萧水光跟公司递了辞呈。她知道那次在餐厅里的事不会轻易收场,果然隔天孙芝萍就去了她公司,这一次闹得格外凶,水光看着周围的人看着这一幕闹剧,心里麻木疲倦。 公司不会因为一名刚来的员工跟客户拆伙,所以这种情况只能含蓄地让这名员工走人,而水光自然很明白,所以她在主任还没说之前就把辞呈递了上去,她不习惯让人赶。 水光没工作之后在家睡了两天两夜,期间罗智帮她带外卖,她每次都只爬起来扒拉两口,然后继续睡眼蒙�地回床上睡觉,让罗智哭笑不得。罗智在床边拍她的脸,“宝贝,你不会打算睡死在床上吧?” 水光没理他,她只是想一次睡够本。 第三天水光终于起来了,她去浴室洗澡洗头,换了一身清爽的衣服。罗智从外面回来时就看到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萧水光,她看到罗智,笑着说:“我请你去外面吃晚饭吧?” 两人打车去了市区一家饭店。 结果这家名声在外的店在黄金时间人满为患,水光听服务员说要领号排队,她就有些没兴致了,她拉着罗智的手,附到他耳畔说:“我们换别的地方吧?” 罗智见门口等的人确实不少,正要点头,后面有人拍了他一下,“小罗?” 罗智回头见到是谁后,马上笑道:“国哥?” 此人正是大国,他前几天刚跟罗智吃过饭喝过酒,在这又碰上,马上乐着说:“真巧啊,也来这吃饭?” 罗智点头说:“是啊!不过没位子了。”他看到大国身边还有人,大国说:“我跟同事来聚餐。”大国正要再说什么,后面的张宇已经上前来,对着罗智身旁的萧水光说:“嘿,又见面了!” 水光一下子没想起来是谁,所以表情淡然,倒是罗智有点意外,“你们认识的?” 旁边的小何也眨了眨眼,心说真巧啊,这不正是老张手机里那照片上的女孩子吗? 这会旁边有服务员过来请示,“章总,我带你们去包厢。” 最左侧单手插在裤兜里、神情慵懒的男人点了点头,大国见老大要走了,不由问道:“老大,让我这朋友跟咱们一起吃吧?人多热闹。” 章峥岚侧头平淡说了声:“随便。” 大国马上笑着问罗智:“小罗不介意吧?” 罗智有白吃的饭当然不介意,不管是否是熟人,更何况男人很容易打成一片。 水光在一旁头疼地叹了一声。 进包厢前,水光先去了趟洗手间,进来时包厢里面的人都已经落座。包间是大的,可人也不少。水光一望,找到罗智大哥,他正跟两旁的人说笑。水光腹诽了一声“没义气”之后只能找其他空位。之前跟她打招呼的男的正看着她,水光这会想起来这人就是上次给她塞名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