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这边!”一名身着橘色衣装的女孩子朝她招手,水光想了想走了过去。她坐下的时候手臂不小心碰到坐在另一边的男人的手臂,对方移开一些。 水光轻声说:“抱歉。” “没事。” 这声音很低沉,水光不知怎么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她偏头看过去,对方的侧脸很立体,是英俊而沉毅的。 那男人感觉到她的注视,转过头来,水光马上转开视线。 之前叫水光过来的姑娘笑着向她自我介绍:“我叫何兰,你叫我小何就行了。” “萧水光。” “水光?是水光潋滟晴方好的‘水光’吗?” 水光听她的解释,笑了笑,算是默认她说的话。 “那人是你男朋友吧?很能活跃气氛。”小何指了指罗智。 水光朝罗智的方向看过去,说唱俱佳,游刃有余,笑着说:“他一向很吃得开。” 小何点头,“你们俩看着很相配啊,感觉上就是一冷一热。” 水光心想,我冷吗?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水光旁边的那男人起身,有人问:“老大,干吗去?” “去外面抽根烟,你们慢吃。” 章峥岚走出来后就站在走廊的一扇窗口边点了烟,没一会儿包厢里又有人出来,章峥岚见是她,微微愣了愣,她犹豫了一下走到他面前,低声问了一句:“我是不是见过你?” 章峥岚看着她,最后说了一句:“可能吧。”他的话很平淡,还有一些疏离。 水光想自己是真的鲁莽了,她只是觉得与他似曾相识。 当水光决定走开时,章峥岚却叫住了她。 “你会看手相吗?”他问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水光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她相信鬼神,也喜欢研究命盘。 章峥岚伸出手,轻声道:“你帮我看看手相吧。”他的语气一直像是在跟一个陌生人交谈,可做的事却让水光不明所以。 他的手掌匀称,骨干分明,手指修长。水光踟蹰着,这样的行为委实是突兀的,可面前的人没有放下手的打算,她最后伸手轻握住他的指尖,微微低下头,他的手心纹路清晰,可见没有大的波折,一帆风顺,生命线爱情线事业线都极好。水光不由想,这样的人应该就是所谓的“贵人”吧? “你的手相很好,中途即便有一些不顺利的,最终都会化险为夷。”水光说完要放开他的手,却被他反手握在了手心,那手心有些烫,有些汗湿。水光心跳了一下,想抽出手,可对方抓得很牢。 “我想知道,哪里会不顺利?” 水光好一会儿才明白他的意思,但手上的温度和力道让她很不自在,“你……先放手好吗?”可他像是没有觉得这样的情形是怪异的,甚至倾身靠过来,低低道:“你说我像谁……岚吗?” 水光这一刻不是因为他的贴近而僵立,而是因为他说出来的话,几乎是无措地望着他。 他的头发很软,额头光洁,左眼的下方有一颗小小的痣,让他平添几分多情。 她想起他睡在她身边安静的样子……他的手交缠着她的五指,温润的气息吹拂着颈项……她慌乱地抽出手,下床的时候脚有些无力,这样的情形让她自厌,沮丧,她没有回头再看他一眼,因为不愿记住床上的人。 “你……放手。”水光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苍白无比。 他就那么看着她,最后慢慢松开手,他似乎看明白了一些东西,眼中浮现出几丝冷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