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峥岚朝包厢走回去时,与正巧从里面出来的罗智擦身而过,罗智客气地说了句:“章总,抽好烟了?” 章峥岚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推门走进包厢。 罗智见水光站那里一动不动,走过来拍拍她的头,“丫头,怎么了?” 水光收敛纷乱不堪的心绪,勉强摇了摇头。 罗智性格虽大大咧咧,但有些地方还是很敏感的,见她情绪不好,犹豫着问:“还要进去吗?还是咱们先回去了?” 水光第一次不想逞强,“罗智,我想回去了。” 那个人与她相濡以沫过一夜,亲密到让她无法不动声色地与他面对面。 罗智去包厢里跟里面的人打了招呼,说是有事情得先走了,非常不好意思,他跟章峥岚说:“谢谢章总您请客了!” 章峥岚看过去,淡淡地说了声:“不客气。”他的目光没有在罗智身旁的水光身上停留一秒。 等他们一走,张宇就惋惜不已,“怎么就走了呢?” 小何笑道:“张哥,你跟她还真是挺有缘的嘛,之前咱们才说到她,结果就碰上了。不过,我觉得你要跟她套近乎,还是从她男朋友那着手吧,这姑娘我感觉上……呃,有点不大好亲近的样子。” 张宇朝大国问道:“你怎么认识他们的?” 大国说:“我只认识小罗,不认识他的女朋友,小罗是我弟弟的大学同学,来这边玩过几次。我弟一直在升学,他是本科毕业就工作的,家底不错前途很好。话说回来这小子挺有能耐的嘛,哈哈,女朋友也那么漂亮!” 张宇恹恹的,“唉,这么说机会渺茫了啊。” 大伙一起笑他,果然是心术不正吧? 张宇赶紧澄清,纯欣赏纯欣赏,不敢亵渎! 从饭店里出来章峥岚跟大家分道之后拦了车,原本是要回住处,却让司机中途转去了酒吧。 这是他最常来的一家,这时间点人还不多。他走到吧台前的高架椅上坐下,调酒师过来跟他打招呼:“好久没见你过来了,最近很忙?” “还好。” “还是老规矩,皇冠威士忌?” 章峥岚颔首,他从衣袋里拿出烟,顺利地点着。他回头去看池子里三三两两在舞动的人,缓缓吸了一口吐出烟。调酒师把威士忌放在他面前,说:“心情不好?” 章峥岚回过头来,笑了笑,“没有。” 调酒师从身后的柜子上也拿了一根烟,借着他的烟火点着,两人没再说话,直到有人点酒,调酒师走开时说了句:“最近老毕手上有新货,章老板你要有兴趣可以尝尝。” 所谓新货,类似于摇头丸之流的迷幻药物,章峥岚很少碰这些,不过也不介意碰。 他不由扯了扯嘴角,他章峥岚适合泡夜店,适合挥霍,唯独不适合伤春悲秋。 所以那晚上当有人跟他调情时,他没有拒绝。 在过道上,那妖娆的美女主动献上红唇,章峥岚下意识偏开头,不过下一秒他轻轻咬了咬对方的颈项。 美丽的女人笑着仰起头,抚着他的侧脸,“我今天真幸运,是不?这么帅的帅哥……你的眼睛真漂亮,黑得像子夜。” 昏暗的过道上,在有着屏风遮掩的角落,女人揽着高大男人的肩膀,当她的手慢慢下滑探入他的衣服时,他按住了她的手。 “怎么……” “嘘,别说话。”章峥岚柔声打断了她,他把身前的人抱在怀中,只是抱着,脸埋入她的发间,很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