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第二天醒过来后看时间是九点多,之后她又想起已经不用去上班了,在床上呆坐了好一会儿,才下床去洗手间。她看到镜子里自己浮肿的眼睛,用冷水洗了好久。 盘腿坐在客厅小沙发上看电视的罗智见到她从房里出来,说:“起来了?” 水光坐到他旁边,“罗智,你回去吧。” 罗智一愣,“干吗要赶我走啊?要走一起走。” “我不会走,至少不是现在……罗智,我在这里挺好的,真的。” 罗智摸了摸她的头,“行了,你不走我也不走。”罗智见她还要说,就索性说白了,“我走,行,但也一定会把你扛回去!” 水光无奈,知道他牛脾气上来了说什么都不管用,最终问:“那你的工作怎么办?” 罗智摊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接下来咱们两兄妹要一起找工作了。” 水光在周末去一家蛋糕店给罗智买甜品时,遇到了一个许久未见的朋友,对方看到她,快步走过来,“萧水光?” 水光笑道:“好久不见,阮静。” 阮静也“呵”地笑出来,“是啊,有一年多了吧?” 阮静说:“你赶时间吗?如果不赶找地方坐下来喝杯茶吧?” 水光自然是不急的,两人去了蛋糕店对面的一家茶座。 阮静与萧水光第一次遇到是水光读大二、阮静读研二的时候。水光牵着爱德华去散步,中途她在林荫道旁的木椅上坐下,之前坐着的女生笑道:“你的狗真漂亮,它叫什么名字?” “爱德华。” 那女生愣了愣,随后大笑道:“我能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吗?我的狗也叫爱德华,不过它现在在老家,与我隔着十万八千里。” 两人就这样聊了起来,可能是投缘吧,又是在同一所大学,她们之后也经常约出来喝茶聊天,这个女生就是阮静。 阮静说自己来这边求学是要逃避一个人。 萧水光笑了笑,她说,我来这边是为了找一个人。 两人当时都沉默下来,直到阮静笑着说:“看,每个人都是有点‘心病’的。” 是的,每个人都有心病,伴随着不一样的疼痛。阮静的疼痛是看得见的,是可以抗击的,而萧水光的疼痛是沉敛的,窒息的。 之后阮静结业去了别的城市,她说要去多走走,游学探险,增长一些见识。 两人再次遇见就是一年多后的现在。 在茶香萦绕的茶室里,水光听阮静聊了一些她这一年多来的见闻,她去过的地方,遇到过的人,她说得很平淡,萧水光莞尔,“你怎么有点大彻大悟的感觉了?” 阮静笑道:“大多时候,人一旦经历过了一些东西,那么后面就会将很多事情都看淡了。” 水光点头。 阮静说她这次回来是来参加同学兼朋友的婚礼,顺便重游故地,而见到萧水光是意外的收获。 她之后问起水光养的爱德华如何了。 “我室友在帮忙养着,我住的地方不能养宠物,她家在郊区,我偶尔去看看。” 阮静跟萧水光一直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关系,“水光,我一直想问你,你……找到你要找的人了吗?” 水光低着头,额前的几缕短发垂下来碰到了睫毛,一颤一颤的,“阮静,你相信命吗?相信上天注定的一些东西,即使你再怎么努力,也终究一无所获,哪怕……哪怕只是一场梦。” 阮静看着水光安静地转着手中的紫砂杯,突然有些心疼,“我相信好人终归会有好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