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跟阮静喝完了最后一杯茶。 阮静说自己参加完婚礼可能就要回一趟家了,因为那边一直在催,而且最近她爷爷身体也不好,住了院,虽说是老毛病,但确实担心所以要回去看看。 萧水光祝她一路顺风。 阮静在茶座门口与水光轻轻抱了一下,说:“萧水光,祝你也一切顺心,得偿所愿。” 水光目送出租车驶远,才转身朝住处走去。 章峥岚周六的相亲,是在对方迟到了半小时后开始的。 温婉的女孩子到了之后连声道歉。 “没关系。”章峥岚绅士地帮她拉开椅子,原本意兴阑珊的后者在发现他本人居然如此帅气之后微微红了脸,“谢谢。” 章峥岚伸手招来服务员,问女孩:“要喝点什么?” “果汁吧。” 章峥岚跟服务员要了果汁和咖啡,在之后的交流中,女孩一直很可亲,偶尔问一些问题。 “你平时喜欢做些什么?看电影多吗?我挺喜欢看电影的。” 章峥岚笑道:“是吗?我还好。” 对方微笑,“那下次如果有机会一起去看电影吧?” “可以。” 章峥岚对着任何人都是从容的,可这一次他却有点无法心平气和地等着时间过去,但不管心里在烦恼些什么,对外他还是能做到有礼有度毫无破绽。 他手指轻轻地摩挲着咖啡杯,与对面的女孩子闲聊着,直到张宇的一通电话打来,他跟女孩说了声抱歉,按了通话键接听。 “老大,嘿嘿,您在忙吗?” 章峥岚“嗯”了声,“有事?” “也没什么事,我今天跟那位萧小姐打了电话,问了她关于给游戏拍片那事情的意思,对不起头儿,先斩后奏了,我真觉得那人合适。” 章峥岚摩挲杯沿的手指不自觉地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问:“她说了什么?”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紧张! “她没具体答应,但会考虑。老大,如果她答应参与的话,那就用她了成不?” 章峥岚平淡道:“随你。” 张宇一听头儿没意见,立马阿谀奉承地说:“老板英明!” 章峥岚挂断电话,下意识咬了咬嘴唇,对面的女孩见他面色突然沉静下来不似先前的样子,犹豫着问:“你……是不是有事要去忙?” “嗯?”章峥岚回过神来,下一刻他站起身,“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情,要先走了。”他扬手叫来服务员买单,对方一时有些措手不及,但章峥岚已经客气地跟她颔首,“见到你很高兴,再见。” 当章峥岚回到车上,他靠在椅子背上闭目了好一会儿,才转头看向副驾驶座上放着的一只袋子,里面是一件旧毛衣,他双手握着方向盘,头慢慢靠上去,嘴里嘀咕了一句:“我真是疯了。” 章峥岚的感冒加剧了,周一去公司上班时连说话都是哑的,大国他们对此惊讶不已,头儿这种千年妖人竟然也会感冒? “老大,您昨晚裸奔去了吗?”阮旗问。 章峥岚摆摆手,意思是哪凉快哪待着去,他现在喉咙难受,话都不想多说。他让秘书泡一杯热茶给他,就进了办公室。 大国看着合上的门就说:“奇了怪了,老总最近很不寻常啊,你们有没有觉得,连骂人都懒得骂了?” 众人笑他,“欠虐了是吧?” 小何端茶进去时,看到老板站在窗口抽烟,她过去把热茶放在桌上,“章总,你的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