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峥岚回头,“哦,谢了。”他走到办公桌后坐下来,翻开文件,见秘书还在,“还有事吗?” 小何姑娘笑眯眯道:“老板,我星期六看到您去相亲了,那对象不错哦,靓女。”章峥岚跟员工的关系一直很放得开,只要不影响正常工作什么都好说。 章老大拧灭手中的烟,懒洋洋道:“哦?这么巧。” “我刚好跟男朋友也在那吃饭,您之后匆匆忙忙走了,那姑娘失望极了。老板,这样的美女您都不甩啊?太暴殄天物了。”小何妹妹惋惜不已,又忍不住问道,“您那天那么急着走,是去哪呢?” 章峥岚抿了口热茶,慢条斯理道:“实话告诉你吧,我是突然觉得配不上人家,自惭形秽就走了。” 小何“哈”了一声:“不信。”她抱着托盘往外走,在门口时又回头说,“老板,其实您有心上人了吧?” 章峥岚笑道:“这都让你看出来了?” 夕阳西下,一辆越野车停靠在小区外的路边上。 章峥岚告诉自己他只是碰巧路过这里,并不是要有意来探寻什么,虽然,他的确用不正当的手段查过她的地址,也知道了她住的地方正巧在他回家的一条路上,甚至离他公司并不远…… 他拐进这条路的时候,只是想来看看,也没奢望能见到。 此时是下班时间,小区门口进出的人渐渐多了。车里的电台播放着音乐,可那悠扬的音乐并不能让他放松,反而使他越来越焦躁。 他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有些可笑,甚至是莫名其妙。正当章峥岚打算启动车子离开时,见到了从马路对面走过来的人,他慢慢放下了手。 那人走得很慢,及肩的头发在后面简单地扎着,眼睛微垂,他记得她的神态一直是很平静的,跟人说话的时候偶尔会微笑,很淡。 章峥岚看着她渐渐接近他的车子。他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他希望她看到他,也有些担心她看到他。 可当她从他的车前走过,走进小区里时,他又明显的失望了。当那身影即将消失在视线里时,他鬼使神差地推开车门追了上去。 章峥岚跟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走着,夕阳将两人的影子拉得细长。 他知道这样跟下去要跟到她家里了。 他如果叫一声“萧水光”不知道会怎么样,章峥岚想,肯定不会是“见到你很高兴”。 他停下了脚步,与她的距离慢慢拉远。 萧水光这几天一直在忙面试的事情。每天从外面回到住处,她总要先在沙发里躺一会儿,才起身去做饭吃饭。而罗智比她更忙,整天不见人影。 这天从早上就开始下大雨,水光没有通知,没有面试,闲着无事就把屋子打扫了一遍,傍晚时接到了罗智的电话,于是匆匆赶出了门。 萧水光抱着罗智要的资料夹,一手撑着伞,走出小区没多久,就听到有人在她身后按了车喇叭,水光回头看过去,车子开到了她的旁边。 车里的人摇下车窗,看着她说:“上车吧。” 水光看清楚那人,下意识退后一步,轻声道:“不用。”说完便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车子又开上来,章峥岚皱着眉头说:“这种天气打不到车的,你去哪里?” “……不用,谢谢你了。”水光不晓得这人要干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可对方已经下了车,追上她,原本要抓她的手,在碰到前却又马上收回了,“这样的天气坐公交、打的都不方便。你要去哪里,我送你,我……”章峥岚牵强地笑笑,最后说,“你看我都淋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