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见面前的人没撑伞就跑了出来,肩部和头发已经湿透,对方见她看到了自己的惨状,搓了搓脸,用可怜的声音说:“拜托,再下去我要成落汤鸡了!” 水光心想,你之前完全没必要下来的,可想归想,水光却从来不是冷心肠的人,她把自己的伞移过去一半,“你上车去吧。” 章峥岚原本因为她撑过来的伞而心里一动,可听到她说的话,又忍不住皱眉,“你那么不待见我吗?”章峥岚说完就后悔了,他并不想跟她发脾气,事实上他也没立场发脾气。 雨水打进来,弄湿了两人的衣服。 水光撑着伞的手被冷风吹得冰凉,她希望他快一点走,可他却站着一动不动。 直到他袋里的手机响起,他接听,对面说了什么,他淡淡道:“去,有热闹干吗不去?” 水光最终看着那辆车开走,嘴角有丝苦笑。 阮静在朋友的那一场婚礼上见到了章峥岚。 她想上礼拜才说起过这位功成名就的师兄,今天就碰上了,不能说不巧。 她是新娘这边请来的,而据说新郎那边的家庭地位挺高,邀请了不少本市有身份的人物,看来章峥岚就是其中一名。 因为现场没什么认识的人可聊,所以阮静拿着酒杯冒昧凑上去打了招呼,“章师兄。” 章峥岚转过身,他一身剪裁合宜的深色西服,头发打了喱梳在脑后,看起来异常英俊干练。阮静以前只看过他的照片,如今见到真人,不由心想,这样的人应该就是及时行乐的主了。 他的声音低沉,“你是?” “叫你师兄自然是因为在同一所学校待过的。”阮静笑着伸出手,“你好,我是阮静。” 章峥岚伸手回握了一下,“你好。” 阮静说:“章师兄当年在学校里可是名声在外的。” 章峥岚笑道:“那些都不过是虚头,以讹传讹罢了。” 阮静笑出声来,说:“那也要有虚头才行。” 之后阮静看着两位新人在酒店大堂中央走仪式,她问:“师兄什么时候成婚?应该也快了吧?” 章峥岚挑眉,“怎么?想给我介绍对象吗?我尚且单身中。” 阮静笑了,“是吗?不过我认识的姑娘不是在室的,就是尚未入世的。” 章峥岚哈哈大笑。 没多久有人过来跟章峥岚喝酒,在一圈老总中,阮静悄声退出来,她坐回到自己原先的位置上,旁边的姑娘靠过来说:“嘿,刚刚跟你聊天的那人是谁呀?” 阮静眨了眨眼,看向章峥岚的方向,心说,这样的角色怎么可能没对象? 当天晚上婚宴散了之后,阮静从酒店里出来又碰到章峥岚,对方明显有些喝醉了。阮静看他手不怎么稳地开车门,她走上去说:“师兄,你喝醉了吧?还是叫辆车回去,安全点。” 章峥岚见是她,笑道:“我没事,你也还没走?要不要送你?” 阮静摇手,“别,我可不想死于交通事故。”她最后说,“算了,师兄,我送你回去吧,你这样子真不适合开车。” 章峥岚也觉得状态不佳,不过让女士送实在也不绅士。 阮静看出他的顾虑,说:“我刚回来这边,好久没逛过了,能开一次你这辆卡宴看看这城市的夜景,也算是我赚到了。” 章峥岚无语,之后还是把车钥匙给了阮静,说:“那麻烦你了,改天请你喝茶。” 上车后,阮静就说了:“喝茶?行啊,不过后天我就回家了,而在走之前我还要去见一位朋友。”阮静半开玩笑道,“要不然师兄您都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