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副驾驶上的章峥岚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无所谓道:“可以啊。” 阮静已经发动了车子,平稳前行,想起萧水光,一向不八卦的她不禁道:“说起来,我那朋友也一直单身着,独自一人在这边,如果师兄你真没对象,要不我顺水推舟介绍给你?” 章峥岚只是笑了笑。 阮静也想,这行为可能有点唐突了。 后来车子一路过去,章峥岚告诉了阮静地址后说:“阮静,我先眯一会儿,你到了叫我一声,辛苦你了。” “行,你睡吧。” 章峥岚很快睡着了,而他放在车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阮静为避免吵醒他,想拿过来替他接一下,结果刚通那边就挂了,而阮静按回主页的时候不小心按到了信息栏。 那里有一条打了一半的消息幽幽亮着:如果能回到过去,是不是愿意把那一夜无限延长…… ―― 罗智的工作确定了,他学的是室内设计,与人合伙弄了一间小工作室,先接一些个体户来做,罗大哥的梦想是未来要让千千万万的人,甚至是楼盘开发商,都以他的设计为样板。 水光听完点点头,提出一点,“合伙人?”一上来就有合伙人了?这效率。 罗智笑道:“上次我跟国哥吃饭喝酒时,他介绍认识的人,结果跟我一拍即合!所以心动不如行动,马上就开始筹备了,哥我厉害不?” 罗智确实厉害,到哪都能混得如鱼得水,这一点水光深信不疑。 而在罗智大哥开启事业新篇章时,水光的工作还没有着落,不过她也不急就是了,一来要找到份合适的工作并不容易,再者她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也不是很好,虽然之前发出去的简历,有让她去面试的她都去了,但总觉得不在状态内。 下午的时候水光接到了阮静的电话,阮静说她明天就走了,走之前想跟她再见一面,因为下一次相见也不知道是哪年哪月了。 “是吗?要走了吗?”水光是有些不舍的,对阮静她有着不同于他人的情谊在,阮静了解一部分她不愿让别人知道的自己,她轻声说,“那走之前让我请你吃顿饭吧?算是为你饯别。” 阮静在那头笑着说:“不用,有人请了。你只要过来,让我见见你,我的朋友。” 水光听她说还约了别人,有些迟疑,“你与人有约了,那我去方便吗?” “有什么不方便的,只是吃顿饭而已。来吧,你不来我走得也不圆满。”水光同意了,阮静讲了地址后说,“那水光,今天晚上六点见!” 办公室里,章峥岚看着手上的工作文档,心思却总是开小差,直到落下的烟火烫到了手指他才回过神来,不由低咒了一声,章峥岚把烟拧灭,眼前的资料也没耐心看了,随手扔在了一旁。他靠到椅背上,抬手按了按太阳穴,昨晚喝的酒不多,却让他这一天都很难受。他不由想自己是未老先衰了还是怎么的,这么不济了? 秘书小何敲门进来,把几份文件放在他桌上,“章总,国哥他们走了,让我把这些文件拿给您,您一周之内给批示就行。”最近老板气压不对,都没人敢接近,“那章总我也下班了。” 章峥岚“嗯”了一声,在秘书出去时,他忽然想到什么,问道:“对了小何,你家是在金色年华里吗?” 小何点头,“是的。” 他手指摩挲着扶手,最后起身道:“我送你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