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眨了眨眼,“您要送我?” 章峥岚已经拿起椅背上的外套穿上,“有什么问题吗?” 小何笑道:“没有,我只是有点受宠若惊而已,受宠若惊。” 章峥岚走过来,拍拍她肩说:“那走吧。” 小何能坐好车而不用挤公交回家自然很乐意,两人下到停车场,在车上,小何姑娘忍不住夸赞了一番老板的车。章峥岚只是笑笑,说:“你男朋友要是不介意,以后我可以多送送你。” “他当然不会介意,能省两块钱呢。”小何半开玩笑,“老板,您这算是员工福利吗?” 章峥岚笑着说:“你就当是我日行一善吧。” 小何无语。 在小区门口放下小何之后,章峥岚终于卸下笑容,心里不免自嘲,日行一善?呵,究竟是行善还是行恶?他觉得自己真是学不乖,一再犯傻,而且还是水平特低的那种。 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了一会儿,之后他想起与阮静的饭约,再次看了一眼有人进出的门口,发动车子离开了。 章峥岚晚到了十分钟,他由服务员带着过来,“Sorry,我迟到了。”他把外套脱了挂在椅背上,与阮静对面而坐。 阮静笑说:“迟到总比不到好。”然后又说,“师兄,我把喝茶改成吃饭,您不介意的吧?” “没关系,吃饭实在一点。”章峥岚见四人桌位上只有他们两人,“你不是说还有朋友?” “嗯,她去洗手间了。” “哦。”章峥岚虚应了一声,他招来服务员说,“给我一杯普洱。” 阮静扬眉,“我还以为师兄你会更偏好咖啡呢。” 章峥岚笑笑,“这两天胃不大舒服。” 阮静忍不住揶揄,“听说成功人士多少都有点胃病的,果不其然。” 章峥岚摇头,“你这叫以偏概全,没见那些达官贵人都是体态雍容的吗?” 阮静捧腹不已。 两人说笑的时候,面朝着走道的阮静看到了回来的人,“来了,水光。” 听到这名字的章峥岚僵了僵背脊,他轻轻放下茶杯,慢慢抬起了头,他听到对面的阮静说:“水光,这位是章峥岚章师兄,上次还跟你聊起过。” 在桌旁站定的人,在看到他时脸上的惊诧并不比他小,他苦笑,是了,这表情太清楚,见到他是惊讶,是不愿,是退避。 场面静了下来,阮静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同寻常,可一时也揣摩不出什么,此时有服务员经过,她拦住说:“服务员,我们点餐。” 有其他的人在场,章峥岚不愿把自己的情绪表露出来,他收了收表情,原本想笑,却发现有点难度。他又忍不住看了萧水光一眼。 水光低头坐着,避开与他的眼神相遇。如果知道阮静约的另一个人是他,她想自己断然是不会来的。那是一场错误,那么又何必一再相见来平添难堪。 阮静点了两道菜,随后问另外两人。章峥岚将手上的菜单翻了一遍,他在吃的上是老手,此时却一样都挑不出,他把菜单递给斜对座的人。 水光没有接,只轻声道:“我不挑,你们点吧。” 章峥岚拿菜单的手稍稍收紧,他把菜单还给服务员,随口报了几样菜。 阮静笑道:“师兄是这儿的常客吧?” 章峥岚勉强扯了扯嘴角,“来过几次。” 在上菜的时候阮静去洗手间,终于只剩下两人。水光转着手中的杯子,她并不喜欢这样的单独相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