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那一夜睡得很不稳,做了梦,梦里面朦朦胧胧一片看不真切,她只记得自己一直在一条路上走,看不到尽头,也回不去。 隔天中午章峥岚去公司,他走进办公室,脸色难看到极点,还咳嗽个不停。小何见状马上起身去泡茶,心里琢磨着老总昨天送她回家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才一晚上就跟病入膏肓似的了? 此时大国他们也在交头接耳,“不对劲,从没见过老板这状态。” “该不会是咱们公司遇到什么危机了吧?” “手头事情做都做不完,有危机也是捧着大把钱早死的危机。” 一名黑客提议:“要不我查查老板的私人电脑看看,说不准能找到什么线索?” 阮旗骂了句“神经”,“你解得了他的防火墙,我今年的奖金双手奉上,别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累及咱们全体周末无休。” 这时已经从老总办公室送完茶出来的小何,苦着脸宣布:“头儿说今晚加班。” 刹那间哀叫声此起彼伏,纷纷骂阮旗“乌鸦嘴”。 章峥岚坐在办公室里,烟一根一根地抽,可抽得越多咳得越厉害,越难受,然而不抽更难受。 直到内线电话响起,他伸出夹着烟的手按了免提键,秘书小何说:“老板,周先生来了。” 章峥岚按灭了香烟,揉了揉脸,“请他进来吧。”他起身去窗户边把窗都打开,让风吹散室内的烟味。 来人推开门,曲起两指意思地敲了敲门,“章总,有空接见我这老同学吗?” 章峥岚勾勾嘴角,伸手示意他,“坐。” 周建明笑着走到办公桌前的皮椅上坐下,看到桌面上烟灰缸里的烟蒂,不免摇头,“这么抽烟,你就不怕自己得肺癌?” 章峥岚已经按下内线让秘书送两杯咖啡进来,才说:“戒不了,就抽着吧,有什么事,还劳你特意跑来一趟?” 对方笑道:“你的前任女朋友回国了,她让我来约你吃饭呢。我昨晚上跟你打电话,你‘嗯’了两声就挂了,我怕你没听清楚,就亲自再跑一趟,免得没约到你,那谁拿我开涮。” 章峥岚停了停,“谁?” 周建明无语:“章峥岚,你这话说出来真不怕天打雷劈啊!人家挂念了你两年多,回国第一件事就问我你的动向,听说你没女朋友马上要求约你吃饭,其心不言而喻。” 章峥岚觉得自己真是……脑子混了,他按了按眉心,“别瞎讲,江裕如回来了?怎么她没跟我打电话?” “人家姑娘不好意思打直球呗,说真的,你们当年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掰了?裕如说是她有错在先,可我怎么看怎么不是,江裕如走的时候泪洒机场,你就抽了支烟,回头说了句‘一路顺风’,完了,是人都觉得是你辜负了她。” 之后小何进来送了咖啡,章峥岚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之前喝茶感觉嘴巴里都淡得发苦了,“裕如她回来了,那就一起吃顿饭吧,我做东。” “行啊。”周建明笑道,“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说完也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直夸章总这里的货就是好。 周建明走后,章峥岚俯身从抽屉里拿出感冒药过了水,杂七杂八的也不想了,开始做事。 不过讲起江裕如跟他的关系,跟周建明一样同是大学硕士班的同学,至于后来两人交往,主要是在毕业后的几次聚餐上,双方在学校时没意向,反倒是出社会后“情投意合”了,两人性格很合,聊得来,家庭背景、受教育程度相当,兴趣又相投,自然而然就走到了一块,曾经一度也考虑过结婚,毕竟两人年纪也不小了,家里老人也都在催,所以觉着结婚也没差了,不过最后结局以江裕如出国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