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峥岚就说了一句:“行,一路顺风。” 江裕如说:“章峥岚啊章峥岚,我起初怀疑你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符合你爹妈的要求,现在我算是明白了,原来真是这样!” 章峥岚笑道:“我舍不得也没办法,你要去找你的初恋,我总不能多加阻拦,破坏一份真正两情相悦的感情。” 江裕如哭笑不得,“真不知将来谁能抓住你这个浪子。” 章峥岚这天自己也觉得工作效率实在不高,下午索性把事情交代了一下,就去医院挂了一瓶点滴。晚上如约到了饭店,他刚从车里下来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亲爱的,我想你了,天天想,夜夜想,想得都快发疯了。” 章峥岚微微一扬眉,回身就见到江裕如一张笑脸,然后说:“裕如,你胖了?” 江裕如一愣,握拳打了他一记,“你怎么说话的?” 后面的周建明哈哈大笑,“章总,你不知道女人三不能说吗?年龄,体重,学识。” 江裕如说:“怎么还学识了?本姑娘的学识可不比你们差啊。” “行行,您是才女,美女,青春美少女!”三人说着进了饭店,当天的晚餐除了章峥岚、周建明、江裕如,后来还过来了几个老同学,都是熟门熟路的,所以吃得很随意。 期间有人过来跟章峥岚喝酒,“峥岚,怎么就喝茶呢?来来,咱俩干一杯!” 章峥岚摆手,“喝不了,没见我喉咙都哑了吗?” 周建明笑道:“早发现了,峥岚,你这是积劳成疾呢还是为情所伤?” 章峥岚懒洋洋道:“就一感冒,你也能说那么多。” 周建明嘿嘿笑,“人都这么讲的,当然如果是你章峥岚的话不可能是积劳成疾更不能是为情所伤了。” 有人附和说:“那是,峥岚可是咱们院出去的王牌,才华所向披靡,至于风流倜傥那更是不在话下了!” 江裕如摇头,“我说你们,阿谀奉承,恶心不恶心?” 有男同志立马答:“不恶心,峥岚,你公司缺不缺人,我最近刚辞职,要不老大您收留我吧?” 章峥岚耸肩,“行啊。” 大家起哄的时候,章峥岚低头看了看桌子下的手机,江裕如靠过来说:“我看你拿手机看好几回了,暗度陈仓看谁呢?” 章峥岚笑着将手机放回衣袋里,说:“看时间而已。” 江裕如盯了他好一会儿,说:“峥岚,我觉得你变了。” 章峥岚放松地靠在椅子背上,“哦?哪变了?说来听听。” 江裕如摇头,“说不上来,感觉上……变了一些。” 旁边人看到他们交谈,忍不住逗道:“俩旧情人说什么呢?是不是打算重修旧好了啊?” 江裕如说:“章峥岚我可是体验过了,这段数太高,控制不了,咱有自知之明。” 周建明也说:“峥岚的女朋友确实换得勤,众所周知嘛。” 在周围人笑闹的时候,章峥岚无可奈何地笑了笑,“行了啊,别诽谤我名声。” 一顿饭吃到了八点多,章峥岚离开饭店的时候,周建明他们还要去唱K,他推脱了,“今天我就算了,头昏脑涨,你们去吧,回头把账单拿给我报销就行了。” 众人见他没多少兴致,而且脸色也确实不好,就没强迫,万分感谢章老板买单之后,与他挥手道别,江裕如走时说:“峥岚,我们再约。” 章峥岚拍拍她手臂,“行。” 章峥岚上了车,在车上待了好久才发动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