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水光洗完了澡,也洗好了衣服,罗智还没有回来,水光去厨房把凉好的饭菜包了保鲜膜放进冰箱,然后将垃圾打了结,到房间拿了外套披上,打算出门扔垃圾。她刚开门出去就感觉到前方昏暗的过道上靠墙坐着一个人,水光吓了一跳,她退后一步,通过走道里朦胧的光线看清了那人。 而对方缓缓站起身,只是走上一步就与她近在咫尺。他额前的发丝有几缕垂落,眉心皱着,面色看起来有些倦怠。 水光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僵立在原地,章峥岚探出手,双手轻轻抓住她的袖边,头慢慢靠到她的肩膀上,他说:“萧水光,你说的不算。” 罗智回来的时候,在楼梯上与走下来的人迎面碰见,不由愣了一愣,“章老板?” 章峥岚点了点头,从他身边经过,径直下了楼。 罗智又回头看了一眼,心说,国哥公司的老板怎么会在这里?他一进门就忍不住说道:“我刚才竟然在我们楼里看到国哥他们公司的老总了。” 正站在桌边倒水的萧水光,手上的动作停了停,她含糊“嗯”了一声,才回头说:“晚饭我准备了你的,放在冰箱里,你没吃的话拿出来热一下就能吃了。” 罗智说已经吃过了,他走到水光身边也倒了杯水喝了一大口,“累死小爷我了,工作初期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跟打仗似的。”说到这里,罗智笑问,“水光,你要不要干脆去我那帮忙得了?你看,我也缺人手,你也要找工作,还不如跟着哥哥混有肉吃呢。” 水光摇头,“我学的又不是设计,你那的工作我做不来。” “这年头有多少人做的工作是专业对口的?再说了,你专业是计算机,设计主要也是从软件这方面着手,哥绝对相信以你的聪明才智很容易就能融会贯通了。” 水光不为所动,依然拒绝道:“不了,我还是自己找吧。” 罗智郁闷,他这哥哥当得是完全没威信没号召力还是怎么的?最后只能叹息道:“那行,如果有困难了,随时欢迎来投奔老哥的怀抱。” 两人说完,罗智就进浴室冲澡了。 水光坐在餐桌前,看着自己的指尖,她不明白,那人究竟意欲为何? 他似乎有名有势,又是年少得志,应该无所或缺,何必跟她纠缠不清?他跟她说到底就是一场露水情缘,天亮了也就该散了,可是今天这样的发展……水光知道可能不会轻易就能了断得了。 次日清晨,水光接到了大学室友林佳佳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听上去浑浑噩噩,不甚清楚。 水光问清地址,赶到娱乐城时,那片在深夜时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的场所此时已沉静了下来,显得有些寂寥。偶尔有人从里面出来,面上带着通宵的疲倦。水光再度给林佳佳打电话,那边却没人接听了。 她心中担忧,这座娱乐城她没有来过,但曾听以前单位的同事说起,这里原是一名马来商人投资的,后来因为债务问题转手给了什么道上的人,现在里面除了经营餐厅、酒吧、KTV这些正规的,还多了一些隐秘的活动场所。 这时佳佳打来了电话,口齿不清地说:“水光,你来了吗?我在四楼,四楼的KTV……我跟服务员说了,你上来他们会带你过来……” 水光依言上了四楼,刚出电梯门就有服务员上来跟她说:“你是林小姐的朋友吧?我带你去她的包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