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的过道上,灯光并不是太明亮,水光依稀看到一些包厢里还有人在。那些玩了一晚上的人横七竖八地躺在沙发上.她记得自己大学时期也跟室友通宵唱过歌,说是买乐,其实那感觉并不好受。 水光在记弯弯曲曲的路时,望到前方一处很昏暗的角落里有一对纠缠的身影,她并没有窥视的意思,所以马上移开视线,在别开头的刹那,暗处的男人也望来一眼,与她不经意地对视了一秒,随即他拉着身边的女人进入身后的包厢。 那一秒水光感觉到了对方的不友善。 又经过了一道弯,服务员终于在一扇门口停下,说就是这里了,水光道过谢,她推门进去,里面酒味很浓,大屏幕上还在放歌,是张惠妹的《剪爱》,但关了声响。 水光在跳动的光线中找到窝在沙发角落里的林佳佳,她跨过地上横着的两人,走过去拍拍佳佳的脸,“喂,醒醒。” 林佳佳艰难地睁开眼睛,“水光……你来了。” 水光皱眉,那酒气能醉倒一头牛了,她把林佳佳扶起,后者醉醺醺地靠在她身上,还不忘跟地上的人挥手道别,“我朋友来了,我走了,下次再喝。” 那些人模模糊糊地“嗯啊”了几声,水光小心地避开他们,拖着人走出去。 有服务员上来帮忙,见那客人实在意识不清,来领人的又是小姑娘,便就近扶进了旁边专门供内部人员使用的电梯。水光道过谢,当电梯门合上时,她才感觉到身后侧有别的人,她下意识侧头,那人直视着前方,面无表情,水光只看了一眼就回过头,但她敏锐地认出这人正是之前在那过道上遇到的男人。 水光微微低头,不想引起注意,身边的佳佳嘀咕着:“水光……到家了吗?” “没。” “哦,水光宝宝……谢谢你啊……”林佳佳说着身子又要滑下去,水光把她扶起,她又咯咯笑道:“水光啊,我会好好养你家爱德华的……” 水光“嗯”了一声,林佳佳又咕咕哝哝了一阵,水光也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电梯终于下到一楼,那男人先行走出电梯。 萧水光扶着林佳佳出去时才发现这是娱乐城后面的街了。 这时间段这条狭窄的单行道上来往的人并不多,出租车更是少。水光在等车的片刻里,无可避免地看到一辆黑色轿车驶过她旁边,而当它就要过去时,林佳佳突然捂嘴干呕了两声,身子失控地往前冲去。水光一颗心吊在嗓子眼,她伸手去抓,但已来不及,林佳佳被车门带了一下摔在了地上。 “佳佳!” 同一时间黑色的轿车也踩了急刹车。水光飞跑上去察看林佳佳的伤势,佳佳痛苦地呻吟,有血从她额角流下。 车上的人也下来了,看到这样的情形,眉宇紧皱,最后他说:“上车。” 水光抬头,他的表情很清晰地表明他不想招这种事,但他还是说:“先送她去医院。” 林佳佳已经被突然的疼痛弄得大半清醒了,虽然意识依然蒙�,但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指着前方的男人说:“你不许走……撞了我……妈的,赔钱!” 对方脸色阴沉下来,眼中闪过鄙夷,水光知道他把她们当成了讹钱的人。 水光向来是正直认真的人,被这样误解心里不免有些难堪,但此刻这条街上没有一辆出租车经过,而佳佳的伤口一直在流血,她只能低声道:“麻烦你送我们去医院……” 对方没有立刻答复,当水光以为他要转身走的时候,他冷声说:“上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