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光道了声“谢谢”,她吃力地将林佳佳扶起来,那男人犹豫了一下,出手帮忙把人放在了后座。 一路过去,车厢内无人说话,佳佳也难受得没精力再想找人“赔钱”,水光用纸巾按住她的伤口,听她嘴里一直说着疼,心中焦急,幸好很快到了医院,水光扶林佳佳下车时,那男人拿出几百块给她,“我想你清楚,这意外事故责任并不在我。” 而他给钱,是施舍。 水光咬了咬唇,“不用。” 男人看着她们进了医院大门,没有再多留一秒就上车离开了。 水光这边,等林佳佳进了医疗室包扎,她才在走廊里的椅子上稍作休息。 她闭上眼睛,心想,今天可真是糟糕的一天。 中午的时候秘书来敲门,询问正批示文件的老板午餐是不是跟大国他们一起去外面吃,还是帮他单独订餐。 章峥岚头也没抬,说:“我还有事要出去,你不用帮我订了。” 小何忍不住“咦”了一声,开玩笑说:“老板,您最近的作息,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赶着点跟情人约会呢。” 章峥岚手一顿,心想,是啊,我这是要去干吗?又没有人约,他烦躁地揉了揉头发,“算了,你跟大国说,午饭我跟他们一道过去。” “呃……好的。” 秘书出去后,章峥岚起身,在办公室里走了两圈,想抽烟,又克制住了,最后跌坐在会客的沙发上,他不由又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做的事情,双手撑住脸,絮絮低语:“我到底在干吗……” 当天中午跟大国吃饭的人,除了公司的两名工程师,还有大国的一名死党,这人章峥岚是认识的,以前一起喝过几次酒,另一人是罗智,这让章老大有些意外,情绪也稍微波动了一下。 章峥岚之后得知罗智在跟大国的朋友合作开公司,大国是中间人,也投资了点钱进去,不过是小数目,大国说他是无产阶级,然后转头问资本家:“头儿,你要不要也参与参与?” 章峥岚对这类跨行投资一向是没多大兴趣的,不过今天倒难得开了口,说:“你们公司注册资金多少?有多少员工了?” 他看的是罗智,所以罗智认真答道:“章总,你要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做一份详细的汇报发给你过一下目,至于员工目前只招了五名,打算过段时间公司正式进入轨道之后再扩招。”然后简单说了下他对开这家公司的一些理念和规划,章峥岚听后说:“挺不错。” 罗智不解,旁边的大国已经眉开眼笑地拍他肩,“老大说‘不错’那就是没问题了!恭喜你,头儿那绝对是大股东。” 罗智确实挺受宠若惊的,跟合伙人一道举杯敬了章峥岚,章峥岚说自己感冒还没好,就以茶代酒了。 之后的饭桌上,一帮男人插科打诨,荤素不忌,中途大国随口问起罗智的女朋友,罗大哥一愣之后说:“你说那丫头啊?刚就跟我发短信了,她一朋友受伤,在医院里陪着。还有国哥,她是我妹,不是女朋友。” 大国惊讶地望着罗智,最后说:“那你妹妹比你好看多了。” 罗智大笑,“是啊。” 在周围人谈笑的时候,章峥岚兀自啜着茶。其实从一开始他就知道罗智跟她的关系,毕竟他要查点什么并不难。不过他并没有深入去探究她的生活,他想了解她,但不想了解得太透彻,他不承认这是胆小的行径。 他从不曾害怕过什么。 可是,章峥岚看着手中茶杯里沉在杯底的茶叶,他想起自己昨夜在那黑漆漆的过道里,他拉着她的袖子,他说,萧水光,你说的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