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水光在医院门口跟林佳佳分了手,因为林佳佳再三说自己没事,一个人回去就行了,水光也就不再勉强送她。 坐上出租车往家走的时候,她想起了早上那个人。 那人的眉宇间竟跟景岚有三分像,说话也是那般冷静无情,哦,不,景岚不无情,他只是比别人懂得隐忍,懂得先失而后得……真自私,是不是? 水光看着后视镜里的自己,那半长不短的头发已经好久没修剪过,她俯身拍了拍司机的椅背,“师傅,送我去最近的理发店吧。” 章峥岚目前无须在公司时刻坐镇,从医院出来,他抓着一袋子药走到车边,刚坐进车里想着要去哪里,或者找人出来喝杯酒,也正好排遣下烦闷的情绪。正想着就接到了妈妈的电话,说是已经到他住处了,让他即刻过去一趟。 章峥岚挺意外的,“妈,您怎么……还特意过来了?” “既然知道我是特意过来的,那就别让我干等着。”章老太太说一不二,跟儿子说了最好半小时之内到,之后就很利索地挂了电话。 章峥岚是真头疼,“这老太太是越来越难伺候了。”不得不放弃了想大白天去喝一杯的念头,驱车赶回了住处。 他原本也有想过老太太有什么花招在候着,却万万没料到老人家竟然是带着一姑娘上门来的。章峥岚进门看到客厅里其乐融融坐着聊天的两人,抬手按了按眉心,不过即使疲于应付,还是笑着上去叫了声“妈”,而对那姑娘也礼貌地点头,“戚小姐,好久不见了。” 外人在场的时候老太太对儿子一向是好脸色的,“来了?来来,小戚你是见过的,前阵子大家都忙都没联系吧,你们年轻人也是的,整天只顾着工作,忙忙碌碌也不知道为了什么。” 章峥岚心想,这老太太完全是针对他呢。这戚敏是上一次他相亲的对象,上回走得急也没有跟对方说清楚。 戚敏也挺不好意思的,即便对他有意思,可这样找上门来的确太唐突了,虽然是老太太打电话来找的她,“你工作挺忙的吧?” “他啊,就是瞎闹腾。”老太太暗中朝儿子使了使眼色,起身道,“好了,你们年轻人坐着多聊聊,我去厨房里看看有什么水果可以拿出来吃的。” 戚敏要起来帮忙,马上被老太太制止了,“你坐着,坐着,多聊聊!”说着笑容满面地朝厨房间走去。 章峥岚很有些无奈,不过招待人也算是他的强项。 “戚小姐今天休息?” “哦,轮休。”她觉得近距离看他,似乎更是英俊了,“你的房子装修得真漂亮,是你自己设计的吗?” “不是,是我朋友帮忙弄的。” 两人聊了一会儿,章峥岚见母亲还未出来,就说:“我去厨房看看,你坐。” 章峥岚刚进厨房,正在慢条斯理洗水果的老太太就皱眉了,“你怎么过来了?” “妈,你这着棋下得太明显了。” 老太太把水果一一装进盘,瞟了儿子一眼,“这么好的姑娘,啊,你见了一次面就把人家晾旁边了,你是存心跟我作对还是怎么?我跟你说,这姑娘我看着很是喜欢,你乐意也好不乐意也好,都给我好好处着。” 章峥岚哭笑不得,“您这是打算屈打成招啊?” “我这是为你好!” 章峥岚漫不经心接口,“妈,如果我已经有中意的人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