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是春暖花开时节,姚远看着教室窗外盛开的桃花,心想,这么好的天气不去踏青真是遗憾。 上课铃声已经响过,老师还没来,教室里显得有些嘈杂。这时有一位男生踏步进来,朝教室里扫了一圈,最后走到姚远旁边落座。 因为面生,姚远不由得偏头看了他一眼。 那男生一坐下就靠椅子上闭目养神了,一副没睡好的样子。 坐姚远另一边的女生伸手扯了扯姚远的衣袖,很小声地说:“嘿,这人我知道,是大四的学长。” 那男生穿着一件淡青色的高领毛衣,头发细而软,五官组合在一起,说不出来的养眼耐看。只是现在在打瞌睡,看起来有些没精打采的,或者说气色不怎么好,有点病恹恹的样子。 姚远旁边的女生低声问姚远:“我说,要不要告诉他,他走错教室了?” 姚远沉吟:“算了吧,反正我们不认识他,就当不知道吧。” 下一秒,那人却睁开眼睛,转头看向姚远。那双眼睛黑亮有神,让被看的人有种心慌慌的感觉。 他说:“你怎么那么缺德?” 姚远从梦中醒来,百思不得其解,“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她研究生都读完了,竟然还会梦到自己大一那会儿的一堂课。 “一定是最近看书看太多看傻了。”于是她决定,“等会儿起来得玩游戏缓解下才行!” 姚远从小到大都是好学生的代表,本科念的是名校江泞大学的汉语言文学专业,之后她被保送去加拿大读研,毕业后回母校工作,成了一名选修课老师,教的是《美学概论》,工龄两个月。 她没啥远大的目标,只盼流年无殇。 比如,打游戏的时候一定要保证网速畅通无阻啊! 星期天中午,姚远起床后,早饭中饭一起搞定,就开电脑登录了《盛世传说》。一进入游戏,她就看到自己的号――若为君故站在一处庭院中,高墙曲径,正前方是一方小小的池塘,里面都是睡莲,一朵朵开得艳丽。 这一处杨柳垂丝、水木清华标示着“小柳园”的清净地儿,是她瞎逛时找到的。 因为这边没什么东西好打,所以几乎都没玩家来。 剑客若为君故静静地站在一棵柳树下,剑背在身后,乌黑长发以三枚银色发簪绾在脑后,随意地垂落在身后,淡紫色雪纺里衣,烟罗紫双层外裙,配套的还有银紫色马甲和蔽膝,英姿飒爽。 “如此适合约会的好地方,竟只有我这孤家寡人在,真是浪费了。” 姚远感叹着,殊不知,此刻若为君故身后的高墙上,站着一名刀客,银白长发,衣袂飘扬,正默默地看着她。 而姚远也没能意兴阑珊多久,同帮派里的玩家花开私聊她:“小君,听说你要跟咱们《盛世》里的牛人君临天下私定终身了?!” 姚远:“啊?” 花开:“你不知道吗?你这两天没上来,世界频道上都传疯了,说你被君临天下救了后,打算以身相许了。” 姚远:“啊?!” 要说自己跟那牛人君临天下开始有所交集……仔细想想,也只是近一周的事情而已。 回忆第一幕: 近一周前的一天,她散步经过某一山脚下时,看到了山清水秀间一对情侣正在浓情蜜意,男号叫爷最帅,女号叫美人依旧。然后,电光火石间,一队人马冲了出来,杀向那对正秀恩爱的情侣…… 咳,秀恩爱的被人杀就算了,为什么连路过的她也被攻击了?姚远很郁闷,那队人里的雄鹰一号二话不说冲上来朝她就砍。一对一对噼里啪啦打了十来分钟,最后她提剑一招瞬发,漫天花雨下剑尖划出一道月弧,此瞬发名为“花见月”,俗称“晃花你的眼”。在打断对方攻击的同时,趁着对方3秒晕眩,姚远精准无比地迅速读了两式“血祭”,1.5秒一剑,两剑总算是砍去了对方剩下的血,雄鹰一号挂了。期间那对秀恩爱的也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