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远:“……” 君临天下:“我处理下这两人。你跟你帮会里的人去打boss吧,附近的人苍穹他们会解决。” 姚远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犹豫了会儿,说了声“谢谢”,转身奔去boss那边帮忙了,不过心里是复杂不已、说不清的感觉啊。 之后,姚远在跟小伙伴们打boss的时候,就发现周围微妙地站了一圈人,他们保持着合适的距离,不会让人觉得突兀,但这观光团,或者确切地说是保护团,到底还是让姚远泪目了下,怎么感觉不是在打野外boss而是在打家养boss了?而圈养这boss的正是某位帮主。想到某帮主,姚远又是一滴汗下来了,冷汗,那是一种犹如被人盯上、如俎上鱼肉的感觉。 阿弥他们也渐渐发现了这一前所未有的情况,周遭围着一圈陌生人,却不见他们出手抢boss,反而是帮着他们阻止了要上来抢boss的人,出手狠决,不带一丝犹豫,杀完又站那儿“守卫”他们…… 阿弥:“我是不是穿越了?穿到某个牛逼人物身上了?” 哆啦A梦:“阿弥哥淡定!” 阿弥:“我蛋疼!那些人不会是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吧?” 亚细亚:“难道是想等我们先灭了boss,然后他们再来灭我们,来个渔翁得利?” 姚远:“……不至于。世上还是好人多的。” 队伍频道里刷出三条省略号。 花开:“小君这时候还懂得开玩笑来活跃气氛,真心淡定。” 纠结的某人能怎么说?说是某位帮主的恶趣味?那产生的冲击力估计更加严重吧。 姚远:“总之先把boss打下来再说吧!” 若为君故、亚细亚和阿弥都是老将,这难度中等的野外boss还是不怎么难杀的,在三人合力另两人辅助的情况下,boss的血已经只剩下五分之一不到。 阿弥也有点激动了,在队伍中激情演说:“姐妹们,胜利就在眼前,我们百花堂的第一个野外boss就要收入囊中了,大家再接再厉,冲啊!” 姚远:“等等!” 在阿弥冲上去的瞬间,boss暴走了,在阿弥白光之后,姚远马上在队伍里说:“都退下来,我来牵住它,你们远程攻击!” 姚远刚说完,却看到有人先一步拉住了boss的仇恨值,上蹿下跳,卖力十足。 走哪是哪:“嫂子我来T(拉怪),你们砍吧!” 姚远:“……” 之前那圈围观党围得比较远,亚细亚他们又忙着打怪,无暇去细看那些个ID,这会儿跳上来的这人头顶上清晰的ID名和帮派名以及那句话,无一不让包括姚远在内的人瞬间凌乱了,当然凌乱的原因不同。 雄鹰一号:“走哪你抢我风头,说好的一有问题我上的!” 走哪是哪:“咦?我没答应吧?嫂子给点面子,尽情地上来砍吧,老大在那儿看着呢。” 雄鹰一号:“大嫂,快点把这boss砍了,我要砍那小子!” 哆啦A梦:“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是天下帮的人?!” 亚细亚:“嘻嘻,君姐姐这帮主夫人好给力!” 姚远深深呼吸:“相逢就是有缘,既然两位仁兄如此仗义,那在下和在下的朋友就不客气了。”然后跟同伴说:“我们继续刷boss吧。” “……” 站在远处望着这边的天下帮其余高层人员在听己方队伍频道里的实况转播,听到这里时不由都笑了。 温如玉:“哈哈哈,我越来越欣赏嫂子了!” 落水:“温哥,难道你之前只是稍微欣赏大嫂吗?” 温如玉:“滚,别陷我于不义,没见帮主大人千年难得也在YY上嘛。” 君临天下:“呵。”这声不咸不淡的低沉笑音,让温如玉心一颤,马上说:“帮主近来心情很不错吧?” “你废话真多。”君临天下的声音仿佛天生带着点沙哑,说话节奏慢条斯理,所以听起来有种漫不经心的感觉。 走哪是哪:“报告老大,嫂子刷完boss了,她说掉的东西他们拿一半,我们拿一半,怎么整?” 傲视苍穹:“义气啊!” 落水:“问题是帮主不会要这些东西的吧?” 大家都很有默契地沉默了,终于在五秒钟后等来了某道声音。君临天下:“我过去。” 落水:“我也跟着膜拜嫂子去。” 傲视苍穹:“我先让那边的帮众都撤了吧。” 走哪是哪:“说真的,帮主大人这次干吗叫那么多人啊?这任务又不难拿下。” 温如玉:“腹黑的人啊。” 雄鹰一号:“什么意思?” 温如玉:“你懂的话,你就可以坐我的位子了。” 温如玉:“我接下电话!” 落水:“帮主竟然对阿温的不敬之词不闻不问?” 傲视苍穹:“呃……” 下一刻,温如玉:“泪奔啊!江公子的电话,全程俩字――‘闭嘴’!” 傲视苍穹:“哈哈哈哈!果然是他的风格,直接!明了!犀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