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假日的火车站最能让人深刻地体会到人口之多。尤其是在菁海市这种著名的旅游城市,假期里总有川流不息的人群。 当程园园脖子上挂着小皮包,满头大汗地拖着行李箱,从火车站密不透风的人群中杀出一条出站的路,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时,小皮包里传来了手机铃声。 一看是程胜华,程园园赶紧接起,在嘈杂的人声中不由自主地提高了音量:“喂,喂,叔叔。” “园园,你到了吗?” “嗯,我刚到。” “好的,我的车停在东广场的肯德基门口。你现在在哪儿,我过去接你?” “不用了,叔叔。您不用过来,这里人太多,还是我过去找您吧。” 接下来程胜华说了句什么,因为周围过于嘈杂,园园根本没听清。反正前面过马路就是肯德基了,于是她匆匆说了一句“我马上到”就收了线。把手机收好,园园直奔肯德基而去。 此时,一辆白色越野车因为堵车缓缓停在了园园的右前方。园园恰好偏头看去,只见那车内风挡玻璃下方摆着一朵手掌大的芙蓉石莲花,而车里的人,园园只看到了一点侧影――男子身着白衬衫,拿着手机在打电话,手指纤长白净,温润如玉。这真是她平生见过的最漂亮的手了!园园的目光在那只手上停驻良久,直到那辆车驶出了她的视线。 “清风抚晚竹,离情映明月,痴迷红尘相思苦……”不知哪家店里放了这首歌。轻悠舒缓的歌声,跟当下这纷纷攘攘的环境很是不符。园园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拖着箱子继续走。 而就在那一刻,白色越野车里的男子从后视镜中看到了园园的背影。他略一愣怔,眉间稍稍蹙了蹙,仿佛岫岚微动。 “嘟嘟!”前方的车子已经开出很远,他才在后面车子的喇叭声中踩下了油门。 园园到了路口,看到对面就是肯德基,正准备穿过马路,突然有只手伸过来抓住了她的手臂。园园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更是一惊,眼前的人正是她最不愿见的人――胜华叔叔的独子,程白。 程白比她年长两岁,五官分明,清俊挺拔。园园还记得自己刚到城里上中学,寄住在他家时,在作文中那样形容过他――小白哥哥就像一幅水墨山水,当他站在人群里,仿佛是一溜儿地摊货中夹了一件国宝。 只怪当时年少,见的世面少,才会被表象给欺骗了啊。 “读了四年大学,连红绿灯都不会看了吗?”程白的声音不大,却如武侠书里高手的传音术一般,凝成一股线,直直地冲击着程园园的耳膜。 在他说完这话的时候,路对面的红灯才跳到了绿灯。这时候,程白松开手,转而接过园园拉着的行李箱。当他还要拿她挂在脖子上的小皮包时,园园终于回过神来了,条件反射般退后一步,同时脱口而出:“不用了。”看着程白的手悬在空中,她赧然地火速拿下小包拎在手里。 程白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而那一刹那,园园却觉得,他眉间那种“煞气”更浓了,好在他很快向马路对面走去。园园低着头瞪着程白的脚后跟,跟着他穿过马路,心里不停地碎碎念:这次又要在你家借住一段时间,我也不想的呀!还有,之前我妈妈明明在电话里说,你已经去H大附属医院实习了,那医院不是每天都人满为患的吗?怎么还有空来接我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人物…… 园园想起昨天,毕业典礼刚结束,就接到妈妈的电话,得知奶奶突发脑溢血到市里住院了,她火急火燎地买了火车票赶回来。幸好她寝室里的大部分东西在上半年都已经陆续搬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