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一前一后过了马路。园园见到程胜华时,程胜华还是一如既往地亲切待她,仿佛他们真的是一家人。园园心道:即使胜华叔叔说过,她爸爸和他一起当兵时对他有救命之恩,他把她当亲生女儿,可她到底不是。 三个人上车后,程胜华跟园园聊天,程白坐在副驾驶座上始终没有参与话题,一直在玩手机,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园园搞不懂他今天为什么来,她努力不去看他,但自己跟他那些年的“点点滴滴”却如泉水一般涌上心头……这人,是真的不喜欢她,还总拿冷脸吓唬她。而她因妈妈一直嘱咐她寄住在别人家里要乖,要听话,所以无论他对她态度多差,她也不敢告诉家长,只能自己默默消化。 园园忆往昔,无限惆怅,不禁喃喃道:“那可真是一段消化不良的岁月啊。”她下意识地在“消化不良”四个字上加重了音量。 前面的程胜华“嗯”了一声,问道:“园园说什么?” “没、没什么。” 终于到了程家。程白先行下车,将后备厢的行李拎进了屋。园园跟程胜华进去的时候,看到她妈妈戴淑芬站在客厅里。程家的客厅很大,装修风格倒是简约,没有太多的色彩,墙面是白色和棕色的配搭,家具材质也多是原木或皮质。 戴淑芬跟程胜华连连道谢:“又麻烦你了,大哥。” “弟妹,你就别再跟我客气了,都是一家人。” 园园上去叫了声“妈”,然后说:“我先去房间整理行李。” 园园熟门熟路地上楼,在阔别了四年的房间前站定,她的行李箱就靠在房门口。隔壁房间的门虚掩着,透过窄窄的门缝,只能看到一点衣橱,看不到程白,但她却知道他就在里面……她刻意放轻了脚步,打开自己的房门,将行李箱拖了进去,然后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 二十平方米左右的房间,简单温馨的装修,放着床、衣柜、书桌,还有一张米色的单人小沙发,小阳台上有几盆吊兰,可能因为天气热,又没人打理,叶子有些蔫蔫的……一切都是她当初走时的模样。虽然大学这四年,每年寒暑假她都会随妈妈来这里问候胜华叔叔,但这间房间,她确实是四年都没有进来过了。 园园倒到床上,咕哝道:“回到这里,惹不起,又躲不了,唉。我一定要努力工作赚钱,给妈妈减轻压力,有了钱就不会再给胜华叔叔添麻烦了。至于程白……”这时,有人有节奏地敲了三下门,园园霍然转身面朝大门,“是谁?” “我。”带着点低沉味道的年轻嗓音,是程白。 园园一时间有些仓皇,“什么事?” 结果对方直接开门走了进来,园园大惊失色地坐起身,“你、你要干吗?” 只见他将手上的一盒药扔到了床上。园园一看,是健胃消食片。 看着扔下东西就离开的人,园园无语。如果告诉他,她要消的是他,不知他会扔什么给她? 之后的晚餐,程胜华关照家里的用人朱阿姨做了六菜一汤。在饭桌上,程胜华又宽慰满脸忧愁的戴淑芬:“弟妹,伯母住院期间,你就放心在这里住下。我每天去公司,顺路送你到医院。那边有护工在,你也不必太操心。” “谢谢你了,大哥。” 园园看了一眼妈妈,感觉妈妈虽不至于尴尬,但也略有些局促。她心里明白,妈妈一直不愿劳烦别人。这一次,如果不是奶奶必须到市里的大医院治疗,而他们家在城里举目无亲,经济情况又捉襟见肘,妈妈是绝对不会同意住到胜华叔叔家的。一如当年,妈妈其实不大愿意麻烦胜华叔叔接她到市里读中学……园园想着想着,一不留神就卡到了一根大鱼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