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园园很早就起床了,因为上午胜华叔叔要送她和妈妈去医院。走出房间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往隔壁看了一眼,程白的房门紧闭,如果他的习惯没变,应该是晨练去了。 吃过早饭,程胜华送园园母女去医院。程胜华药材生意忙碌,就没在医院久留。 程胜华走的时候,戴淑芬送他出去。 病房里,独自被留下的园园望着奶奶,老太太正安安静静地躺在病床上,不再无理挥拳、肆意辱骂。 程园园家可以说是很不幸的。园园的爷爷过世得早,老太太一手把园园的爸爸拉扯大,送他去当兵,看着他娶媳妇,看着他也当了爸爸,又看着他 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静静地躺在河塘边。老太太一直不怎么喜欢园园的妈妈,沉默是她对园园的妈妈最常见的态度。园园的爸爸过世后,她就不时地咒骂甚至打园园的妈妈,但过后又开始沉默,似乎丝毫不记得自己之前做了什么。 园园每次回想起自己的家庭状况,都有些感伤。她妈妈就是因为不想让她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所以当年胜华叔叔告诉她妈妈可以让她到市里读书时,她妈妈即便不愿麻烦别人,最终也同意了。 园园不知道自己对奶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是亲人,可是不亲近。想恨她,却又恨不起来。 这时园园突然看到奶奶的头微微向上抬了抬,嘴里含含糊糊地念道:“瓶子……我……对不起……” 园园听得心里一闷。她下意识地想逃离,便在离病床最远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没一会儿,戴淑芬开门进来,发现园园的脸色不太好,以为她是担心奶奶,便道:“你奶奶中风后,身体时好时坏,医生说这次抢救得还算及时,过些天就可以出院了。你昨天坐长途火车回来,如果太累,就回去休息吧。” 园园摇了摇头,伸手拉住妈妈的手,又抬眼看了看病床上已经恢复安静的奶奶,说道:“妈,我陪你会儿。” 母女俩并肩坐了下来。 “妈,”园园斟酌了一下,还是开口了,“这几年奶奶的痴呆症越来越严重,却始终没忘记自己没有孙子,不能给程家传承香火这件事。如果……如果我是男的,奶奶她就不会那样对你了吧?”园园说着,心里有些不平和委屈,“还有那什么祖传的瓶子,我都没有见过它长什么样子,为什么它不见了也是因为我?” 戴淑芬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伸手抚上了园园瘦削的肩,“妈妈从来没有因为你是女孩子,而感到过一丝遗憾。而你奶奶的想法,我虽然不认同,但可以理解她。她这一生也是够苦了,至于那个祖传的瓶子……”戴淑芬顿了顿说,“我不是早跟你说过,也许它就是被人偷了。” “可是――”园园还想说,但是被戴淑芬打断了,“园园,奶奶这边其实也没什么事了,有妈妈在就行了,你别在医院待着了,去做自己的事吧。听话。” 看戴淑芬一心要她走,园园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帮不上忙,只好乖乖“哦”了一声,跟妈妈道了别,离开了病房。 走在医院长长的走廊上,园园心里还想着那个失踪的祖传瓷瓶。奶奶总说,是因为程家的子嗣香火到她这代断了,所以祖宗收回了瓷瓶,这是对他们的惩罚。这对她这一代受过科学教育的人来讲,实在是太荒谬了。 “早,小程。” “赵医生。”身后不远处,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园园的耳朵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