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朱阿姨出门去了,说是要回趟家办点事,回来时还要去采购,所以园园以为晚饭前不会有人来,也就没关门。哪会料到程白会这时候出现。园园猛地站起来,结果之前转圈转多了,刚起来就一阵犯晕,东倒西歪不说,最后还膝盖一软,直接单膝跪在了床尾的地毯上。 园园当下脸红得不行,然后听到门口的人说:“跟我求婚?” 园园爬起身,没搭腔,程白似乎挺赶时间的,也没再多挤对她,丢了句 “我来拿点东西,晚饭也不回来吃”就去了他自己的房间,没一会儿他又下楼离开了。 园园这才哀叹道:“我要去庙里烧香了。” 当天晚上,程白果然没回来吃晚饭,而在饭桌上,程胜华倒是提及了园园工作的事。园园本不想再麻烦胜华叔叔,只是自己投出去的那些简历都石沉大海,而她是真的急需要工作。 一番天人交战后,园园还是接受了程胜华为她开的这扇“后门”。因为程胜华的一句话:我只能为你打开一扇门,但出门后的路却要靠你自己一步步走好。 而程胜华介绍给她的,正是一份完全符合她理想的杂志社编辑的工作。 两天后,园园走进期刊中心大楼,这是她二十三年的人生中第一份正式工作。总编是程胜华的老同学,十分亲切地拨冗见了见园园,然后又亲自打电话给人事,如此这般地嘱咐了一番。 采编部的办公室很大,里面黑压压地坐满了人,跟园园想象中文艺清新的编辑办公室完全不同。里面的人走来走去,十分忙碌,看见有人进来,没什么反应,都在继续工作。 园园被人事领到墙角的位子上坐下。离开前,人事指着一间办公室,跟园园说:“你的主编是张越人,那间是他的办公室。他现在人不在,他来了你记得跟他报到。” 然后他顿了顿,犹豫着说:“张主编是我们这儿的骨干,总编很欣赏他。不过你知道,能干的人总是有点脾气的。” 园园看了看人事,心里一阵憋笑。估计因为自己是总编亲自招进来的,所以他想跟她搞好关系。但又不敢直说张越人的坏话,只好兜来转去,变着法地提点她。园园微笑点头,“谢谢,我会努力的。” 人事前脚刚走,张越人就来了。 张越人年约四十的样子,很高,大概有一米八,身形偏瘦,头发略有些乱,像是早上出门忘记打理了。再加上一身麻质的中式衣服,让他看起来颇像个落魄的艺术家。 园园赶紧进了他办公室,跟他做自我介绍,张越人抬眼看了她一下,什么也没表示就直接问:“会做什么?” 园园在大学里参加过记者团,于是就响亮地回答了句:“会采访。” 她马上就后悔自己嘴巴这么快了。因为张越人听完,眼睛一眯,嘴角一扬,就扔了任务过来。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长途车上放着邓丽君的歌,清晨嫩红的阳光透过斑驳的车窗玻璃,投射在园园纤细的手指上。在《甜蜜蜜》的歌声里,车子向景德镇行进着。 园园看着窗外,不禁感慨,她的第一份工作,凳子还没坐热呢,就被外派了…… 犹记得三天前,第一次见到主编张越人,他就给她下达了任务:做一期陶瓷的专题,地点是瓷都景德镇。她当时忍不住弱弱地问:“有别的同事跟我一起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