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园不由自主地傻看了他一会儿,莫名其妙地就生出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她差点就脱口而出:“我是不是以前见过你?”不过还好她忍住了,因为这句话听起来特别像拙劣的搭讪开场白。 “对不起,小妹妹,吓到你了吗?”男人开口,那声音低缓温和,细听之下还稍稍带了一丝沙。而说话时,他望着园园,嘴角似乎还有笑意。这样的凝望,让人感觉很奇妙,却也绝不唐突。 不过,小妹妹?程园园低头看了看自己,白T恤,七分牛仔背带裤,因为戴凉帽而扎成了两条麻花的辫子,双肩包……整体的效果确实很、不、成、熟。 这时高翎打来了电话,园园连忙接听。高老板说他已经忙完了,这就过来跟她会合。跟高翎沟通好,园园发现眼前的男人依然看着她,然后,他叫了她的名字:“程园园?” “嗯。”园园傻傻应道。 男人露出了一抹淡笑,说:“你好,我是傅北辰。高翎跟我提起过你。” 傅北辰? 园园看着面前的男人,感叹:果然是曾见过的人啊。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他是程白爷爷的姑姑的孙子。按照辈分,他与程胜华是同辈,但年龄只比程白大了五岁。不过因为程、傅两家的关系比较远了,两家人已不太走动,在她刚到市里读中学,住进胜华叔叔家不久的时候,傅北辰到过程家来还一叠当年程家太公的医案。她当时不好打扰,只在楼上默默张望,直到他离开。因为他给她一种莫名的亲近感,也因为她记人的能力超过常人,所以虽然只是年少时一次远远的观望,但就这么留下了印象。 搞了半天,原来高老板口中的“傅先生”就是“傅小叔叔”。还真是应了那句“生命中充满了巧合”。 园园想,要不要攀下交情呢?但很快她在心里摇了头。他又不认识她,再者他跟她的关系,那真是远到不能再远了。 园园连忙挤出笑容,恭恭敬敬地伸出手,程式化地回道:“傅老师,久仰了,我是《传承》杂志的编辑,我叫程园园。我正在做一期瓷器的专题,希望傅老师能多多指教。” 傅北辰伸出手,礼貌地相握。 他的手干燥温暖,园园这才注意到,他的手也生得极好……傅北辰发现对方握着的手并没有松开的意思,仿佛见怪不怪地看了她一眼。园园发觉,不禁大窘,脸上一阵发红,慌忙把手撤了回来,低声说了句“对不起”。傅北辰不以为意,接着她之前的话说道:“不敢当,我们就随便聊聊吧。我看过你们的杂志,做得很不错。” 傅北辰学术成果那么丰厚,又被那么多人追捧着,居然还会如此谦逊,实属难得。 而对于前一刻自己的分神,园园总结原因为:画面太美…… 园园端正态度说:“傅老师,您的名字是不是取自那句‘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中的‘北辰’?”刚说完,又发觉自己犯傻了――刚才貌似去姓直接叫了他北辰。 傅北辰看着眼前的女孩子,始终带着笑意,“是。” 园园见对方好像并没察觉到,暗暗松了口气,又说:“傅老师――” 傅北辰却打断了她的话:“你叫我傅北辰就好。” 园园为难,直呼其名怎么想都有种高攀大人物的感觉,但想到自己以前就见过他,总有种他是“熟人”的感觉,最终园园从善如流道:“好吧,那我就叫你……叫你傅北辰了!” “好。” 两人正说着,又有人走进了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