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年逾半百,长得很有特色,倒挂眉,三角眼,冲天鼻外加两撇山羊胡子,还穿着一身所谓的中式衣裳。刚进到亭子里,他的眼睛就在傅北辰和程园园身上滴溜一转,眉梢微微地动了动,张嘴便笑道:“两位都未婚?”园园一愣,下意识地往傅北辰那边靠了靠。谁知,傅北辰看了她一眼,却回复了那个人一句:“是未婚。” 园园不由心说,他怎么能这么确定她未婚呢? 而那人又嘿嘿一笑,山羊胡子随之抖了抖,“二位情路坎坷,原本三年内是最好不要结婚的。但万事都有化解之法,只不过费点工夫。”这句话说得很有技巧,他没有点出他们两人是情侣,若不是,他没错;但若是,两人自会顺着想下去。 园园看了傅北辰一眼,等着他的反应。她是不知道怎么应付这种“算命先生”,但傅北辰也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态度。 “哦?”傅北辰挑眉。 那人一看有戏,赶紧接着说:“我这儿有几道天禧符,你们可以买两个去,随身戴上,便可尽快有情人终成眷属。” 园园一听,心道:果然,骗子的尾巴露出来了。正想示意傅北辰离开,却听他问道:“多少钱一个?” “我跟二位也算有缘,就意思意思,一百一个吧。”那人捋了捋胡子,一副忍痛的模样。 “这么贵?!”园园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傅北辰却神色自若地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抽了两张一百元的钞票,递给那个人,“我要一对。” 园园震惊地看着他,一脸不可思议。 那个人一拍大腿,“好咧!”随即从包里掏出两个黄色荷包,递过去,一转手把那两张一百拿了过来。 “二位,我去山上还有事,有缘再见。祝二位早得佳偶,姻缘美满。” 买卖既成,那人乐颠颠地离开了。 看着他飞快地消失在山间,园园不解地回头问身边的人:“你……他明明就是骗子,你为什么还要花钱买他的符咒呢?”她不信连她都看得出那人是骗子,傅北辰会看不出来。 “真真假假,又何必太在意。况且有时候,宁可信其有,也没什么不好的。”傅北辰淡声说。 果然不差钱啊,园园心中感叹。 傅北辰将绣着并蒂莲的荷包递给她,“既然买了,那这个送你。” “啊?”园园赶紧摇摇手,尴尬一笑,“这个,我还是不要了吧。”看刚才那个人,一口一个“二位”,就差把他俩凑一对了。这要是拿了荷包,不就真成一对了。 傅北辰一笑,也没有强求,随意地收起了那两只荷包。 等到高翎赶到接夫亭的时候,园园正在跟傅北辰聊高岭村的古迹。其间园园跟高老板发过信息,告诉他自己已跟傅先生会合。 “北辰,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不过看你跟咱们程小姐聊得颇为愉快,想来,我再晚点也没事。” 傅北辰依然一派春风和煦,对高老板的说辞只笑了笑。 而园园望着高翎心道:实在不信高老板跟傅北辰昨天才认识。不过园园想到她跟高翎也是认识不久,交流起来也已经毫无芥蒂。不得不承认,高老板就是有那种“上一刻才结识,下一刻就成老友”的本事。 这大概就是性情中人高老板的魅力吧,园园兀自想着,没注意到傅北辰在跟高翎交谈时,眼神总会似有若无地流转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