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一阵风吹进来,她不禁瑟缩了一下。 傅北辰从屏幕的背光中抬起头,询问:“你冷了?” 如果不是一直在留意她,必定不会注意到这种细节。 但园园却没多想,弯眼一笑,说:“没事。对了,高老师人呢?” “他喝醉了,我让小李把他拖去屋里睡了。” 园园听了,忍不住笑出声来,“你住他的屋子,就这么对他呀?” 傅北辰只摇头说:“酒品太差。”说着,他又道,“山里夜凉,你去加件外套吧。我在这儿帮你看着。”他明明很温柔地讲着,可是园园觉得自己完全不能反驳,只好乖乖地上楼。 等她再下来的时候,看到傅北辰已经把桌子都收拾好了。 “我看你的稿子写得差不多了。我改了一些,你明天再看吧。”傅北辰说完就把电脑关了机,合上了。 园园扑哧笑出来,“你都关机了,我只能听你的了。” 傅北辰抬起头看她,问:“逛逛?” “好呀。”园园欣然接受。 院子里摆满了烧坏的瓷器,瓶瓶罐罐,大大小小,什么样的都有。月光如水,这些瓷器各自孤傲地立着,发出清冷的光,显得遗世而独立。 傅北辰驻足,望着这些残缺的艺术品,神情在不太明亮的光线里,有些难以分辨。 “高老师为什么不把这些残次品低价处理掉?”园园低声问。 良久,傅北辰也没有出声。正当园园以为他没有听见时,只听他慢慢说了一句:“瓷器如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看得出来高翎很珍惜它们,所以宁可留着,也不愿低价处理。” 月明星稀,四周是高高低低、此起彼伏的虫鸣声。园园望着地上的瓷器 不由重复念了句:“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傅北辰转头看向她,仿佛自言自语道:“我好像记得,曾经我也问过类似的问题,而有人就是这么回答我的。” “谁啊?”园园顺口问道。 傅北辰略一迟疑,笑着摇了摇头,“我忘了。” 园园心说,看来还是我记人的本事高啊。 她仰起脸看向他,却发现傅北辰也正定定地看着她,眉眼间的神情深邃难辨,让她竟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她只得转头,向远山眺望。随后她又偷偷看了傅北辰一眼,他已在看那些瓷器。 园园想,刚才他那神情是自己看错了吧。 次日,因为高翎醉酒一直没醒,园园跟傅北辰都是礼仪周到的人,在这里叨扰了高老板许多,走时必然是要跟主人家当面道别的。好在园园这一天还算在“出差行程”里,只要今天能到菁海市就行。而傅北辰好像也不急。 于是两人上午就在高老板的坯房里看师傅忙碌了。偶尔交谈几句,多数是关于陶瓷的话题,如此竟也觉得时间过得飞快。 快到中午的时候,高老板总算是醒了,因怠慢了客人而深感歉意的高老板又坚决地挽留他们吃了午饭。最后傅北辰跟程园园离开高翎庄子时,都快十二点了。高老板给他们送行,并热情邀请他们下次再来。 “高老师,您那么客气,我还没走,已经想着什么时候能够再来了呢。”园园笑着说。 “随时欢迎啊。”高翎一拍胸脯,又指着傅北辰轻声说,“只是来的时候,记得把傅专家也一并带来。我可急需他的指导。” 傅北辰含笑不语。园园却假装生气,叹了一声道:“原来高老师只是利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