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儿的话。”高翎喊冤,然后挤挤眼睛道,“是北辰昨晚吃夜宵时说的,你如果再来采访,他不介意再……” 这时候,傅北辰终于开口了:“看来高老板昨晚上喝的酒还没醒,我们就不打扰了。”然后边说边开了车门,示意园园上车。傅北辰有些无奈,本是普普通通的客套话,被这高大老板一曲解,就变了味道。 园园倒是没多想,赶紧跟高翎道了别,钻进了车里。 等车开了,她摇下车窗,侧头欣赏着沿路的景色。她想,等她老了,她一定要回到有山有水的家乡养老。 傅北辰看了一眼园园被吹乱的头发以及单薄的T恤,开口道:“今天风大,小心吹着凉。” 园园伸手随便捋了捋头发,笑着说:“我不冷。”随即,她发现他微蹙的眉间又紧了紧,便一吐舌头,赶紧关上了车窗。 傅北辰问道:“你住在哪儿?待会儿直接送你回家。” 园园不想麻烦他,“没关系,你方便的时候就把我放下,我自己坐公交回去。” “还当自己坐的是长途客车?”傅北辰微笑,“或者,不方便告诉我你的家庭住址?” “没有啦……”于是,园园简单跟傅北辰说了她家跟程白家的关系,以及她年少时在程家看到过他一次。 傅北辰听完,轻笑了一声,“原来如此。看来,我们还真的挺有缘。” “是哪。” 车内暂时又恢复了安静。 傅北辰的余光扫过身旁的人,他轻而悠长地呼吸了一下,任由心口被丝丝缕缕的情绪缠绕,那是种淡薄却又仿佛深入骨血的牵念。 程白从医院下班回来,回房间浴室洗了澡,擦着头发走到阳台上想打电话,看到前院门口有辆车开走,而程园园就站在门边使劲儿挥着手,挥了好一会儿,她才收手,笑眯眯地走进来。 “园园回来了?”围着围裙的朱阿姨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笑着跟园园打招呼。 “嗯,朱阿姨。” “刚看到有车送你回来,是男朋友吗?”朱阿姨问。 园园想起傅北辰,敬重与感恩之情涌上心头,刚要开口,看到楼梯上走下来的人,硬是将要说的话咽了回去。 程白从她面前经过,也没看她一眼,走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园园刚想要上楼去,戴淑芬回来了,程胜华晚上有饭局,所以连车都没下就直接走了。戴淑芬看到女儿跟程白都在家了,说了句“都饿了吧”,就进了厨房,去帮朱阿姨的忙。这段时间住在别人家里,戴淑芬一直很过意不去,所以但凡有空,她就会帮忙做些家务事。园园自然也马上跑进厨房里帮忙――主要是为了避开程白。 “出差累吗?”戴淑芬问女儿。 “不累,还挺好玩的。” 这时,程白也走进了厨房,戴淑芬忙问道:“程白,要什么?” “没事,您忙,我弄盘水果饭前吃。”程白走到冰箱前。 戴淑芬一听,笑道:“你们医生世家,吃东西就是比较讲究一点。” 园园打算溜出厨房,却被戴淑芬喊住让她帮程白洗水果。园园非常不情不愿地“哦”了一声。 水槽前,园园拘谨细致地洗着苹果,只要站在程白旁边,她都会显得有些小手小脚。 朱阿姨跟戴淑芬在一旁讨论着菜的做法。没一会儿,朱阿姨的电话响了,因为高压锅呜呜作响,她便去客厅里接电话,而戴淑芬也走到了外面去择葱。程白装好荔枝,拿了园园洗好的苹果,从刀架子上抽了把尖刀出来,动作熟练地削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