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男朋友了?” “这个,嗯……”不实的话脱口而出,如同遇到某些危险就自动开启的自我防卫。可说谎真不是她擅长的,说完她就脸红了。尽管对于程白,即使骗他说她近日就要结婚,都没必要有半点惭愧之心。而让她最感到惭愧的,是有种亵渎了傅北辰的感觉。 “干吗要这么廉价地抛售自己?你也还不算过季货。” 园园恼羞道:“总比你有价无市好。”说完才反应过来:好像这是夸了他? 程白扯开嘴角笑了一下,但笑得不怎么真诚。 园园看到那个被他切得四分五裂的苹果,抖了一下,惜命地闭口。 从景德镇回来后的第二天,园园去上班,第一时间把稿子交给了主编张越人。张越人身上带着一股浓浓的烟草味道,估计昨晚熬夜赶稿了。园园从小就有点鼻炎,闻不得烟味,于是屏着呼吸退后了半步。 张越人拿着稿子迅速地浏览了一遍,园园心里不禁有些忐忑,怕他直接就把稿子扔回来,让她重写。哪知张越人一句评价都没给,却问:“听高翎说,这次去景德镇,你遇上了傅北辰?” 园园分不出主编这句话要表达的意思是褒是贬,只能点头,想想还是加了一句:“傅北……老师,他人很好,还帮我改了稿子。” 她叫傅北辰叫惯了,一下子脱口没刹住车,差点就溜了出去。 张越人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地跟了一句:“我倒不知道原来他还是复姓。” 复姓傅北。 园园愣在当场,这么冷的玩笑,她实在是无力接。 张越人倒是并不纠结她回不回应,“还有两期,闵教授书画赏析的专栏就结束了。接下来,我计划做敦煌。”说着,他笑了一下,“傅家声教授是这方面的专家。我希望你可以请到傅教授主笔。” “主编,请问傅家声教授是?” “傅北辰的父亲,H大古籍所教授。”张越人道,“下周末之前,我需要对方的答复。” “……” 简明扼要的任务要求,却让园园听得头疼不已。景德镇那根弦还没有完全松下来,新的弦就已经绑上了,还是那种嘎嘣脆的音色。 《传承》的传统特色专栏,就这么丢给她这个初出茅庐的新人了?只因为她认识傅北辰吗?主编还真放心。 回到座位上,园园给傅北辰发了条短信:我的稿子交上去了,谢谢你! 但等了半天,对方都没有回复。园园估摸着他应该是在忙。 午饭时,园园跟与她同一间大办公室负责其他刊物的同事们聊天,八卦到了她的顶头上司张越人,终于解开了她心里的某些疑惑。 一,为什么《传承》杂志,除去美编、外聘编辑,就只有主编和她两个人呢?答案是:张越人要求极高,甚至可以说严苛,每次招人给他,那些人都待不足两周就跑了。 二,总编为什么会欣赏张越人?答案是:本来《传承》订量太少,快做不下去了,但张越人来做了主编后,愣是单枪匹马地把这本极小众的刊物做成了一本大众普及读物,订量直线上升,迅速扭亏为盈。 园园正想着自己不知道能不能熬过两周,电话响了。正是傅北辰。园园跟同事们示意了一下,寻了一处安静角落接听电话。 “不好意思,上午一直在开会,没看到短信。” “没关系,没关系,我只是交了稿子,想感谢你。” 傅北辰顿了下,笑道:“不客气。以后有什么问题,如果我能帮得上忙,都可以来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