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机在跑道上缓慢地滑行,远方的埃菲尔铁塔一如既往地灯火璀璨。我靠回椅背上,看着机票上的名字,在国外这几年,我几乎都快忘了这个中文名——简安桀。这是我父母原本为儿子准备的名字,只是没想到最后出生的却是女儿。 飞机终于起飞,我闭上眼睛,慢慢呼吸,总是要忍受一些事情,比如飞机起飞,比如回国。 良久之后,我隐约听到有人在叫我。 “咦?” 沈晴渝推门进来,“安桀,你在家啊?” “嗯。” “你一直待在书房吗?中饭有没有吃?” “吃过一点。”我随口应了声,犹豫着要不要先回房间,或者再等等,她可能马上就走。 沈晴渝从书柜的抽屉里拿了一份文件,“阿姨现在还要出去,晚上跟你爸爸可能也不回家吃饭。”她看了我一眼,“那你看书吧,晚饭记得吃。” 我点头,她就开门走了。 “郗辰,你怎么也在家……你不是说今天要去……” 书房外面的走廊上传来声音,远远近近,我无心细听,而一时也看不进去书,索性闭目养神。 不知道叶蔺这时候在干什么?他说要去跟朋友打球,每次周末他总是忙得见不着面。 由蒙眬中转醒,我看见沈晴渝站在面前。 “抱歉,把你吵醒了。阿姨想问你,你有没有动过一份文件?跟这份差不多,都是黄封面的,放在那里。”她指了下之前取文件的那个抽屉。 “没有。” “那就奇怪了,我昨天明明放在那里的,怎么就找不着了呢?” 我俯身捡起滑落在地板上的书,打算回房。 “安桀,你再仔细想想,是不是你动了,然后放哪儿却给忘了?” 我摇头,“我没有动过。” “没道理的,今天就你一个人在书房啊。” 我开门出去时却被她拉住,“等等,你这孩子怎么——哎,阿姨真的急用,你没看到过,也应该帮忙找找是不是?” 我被她扯得有些痛,“你不要拉着我。” “我说你——我好好跟你说话,你怎么老是这种态度?” “你先放手……” “你是不是故意把文件藏起来为难阿姨?” 因为不喜欢与人有太过亲近的肢体接触,尤其是跟自己不喜欢的人,所以我顾不得是不是失礼,用了点力抽回手。 “等等,你别走!”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总是要来找我的麻烦,明明是她让我爸爸抛弃我妈妈,破坏了我的家庭。 “你给我站住!” 她追上来抓住我,用了很大的力气。我从小就怕这种突然的大动作,所以下意识地用力推开她。事情发生得措手不及,沈晴渝向后跌去,后面是楼梯。我一惊,“小心!”我想抓住她的手,可是根本来不及! 我看着她跌下去,我的脚步定在地上无法动弹,我只感觉到自己全身都在发抖。 我听到有人跑过来。 我看着眼前模糊的人影,我看不清楚他是谁,可是,不管是谁,可不可以拉我一把?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想要伤害她…… “啪!” “小姐,小姐。”耳边有人轻声唤我,我有些吃力地睁开眼睛。 空服人员俯下身,“小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的脸色很不好。” “我没事。” 这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第十次,第十五次,还是更多? 我抬起手看自己的掌心,冒着冷汗,还有点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