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怕我。”这是一句肯定句。 我扫了他一眼,“你可真幽默,席先生。”说完我毅然地走向玄关。 “对了,席郗辰,”走到门口时,我又回头笑道,“你一定要摆出这么高的姿态吗?” 走出门,外面竟然在下小雪。 我走到以前上高中时等公交车的站牌那里,等了一会儿,我上了第一辆来的车,不管它到哪里。车上没有多少乘客,公车前行,发出特有的声响。近黄昏,街道两旁的路灯都已经亮起,一道道光在车窗上折过,忽明忽暗。雪花从窗外吹进来,落到我的脸颊上,有些冰凉。 我有了一个弟弟,但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是觉得没必要,还是已经避我如蛇蝎了? “小姐,终点站到了。”司机的声音将我从漫天冰雪般的思绪中拉回。 我下了车,抬眼望去一片荒野,没想到这座城市竟然还有这么荒凉的地方。最后我拨了朴铮的电话。电话那头响了一下就接起,声音里带着火气道:“打你电话为什么不接?” “我迷路了,朴铮。” 浸泡在热水中的身体总算有了些许暖意,紧绷了一天的神经也开始慢慢放松下来,变得有些恍恍惚惚。 听到敲门声我才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等我穿好睡衣出去,等在浴室门口的朴铮取笑我道:“我还以为你在浴室里玩自杀呢。” “你想多了。”我笑笑,然后说,“我要睡了,累。” “知道累还跑去那种鬼地方?” 我不知道朴铮说的鬼地方是简家还是那个人迹罕见的终点站。我这样想着,又听到朴铮叹道:“客房里的床单跟被套我都给你换过了。洁癖真的没有药医吗?” 我无奈地说:“你就当我比较爱干净吧。”走了两步我又回头问,“你没有其他的话要跟我说吗?” 朴铮作势想了想,“check out时别忘记付住宿费、伙食费……” 我的回应是直接转身走人。 隔天清早,房门外传来的声音让我转醒。声音不响,断断续续的,但是对于我来说即便是小得像翻书的声响都会严重影响到我的睡眠。 当我打开卧室门看到客厅里的人时,僵立在了原地。 英俊的面孔,高瘦的身形,配上一身设计简洁的米色休闲装,真的是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这时那人也发现了我。 叶蔺的手一抖,资料撒了一地。 我跟叶蔺从初一就认识,然后相知、相熟、相恋六年。 曾经,他能轻易影响我的情绪。而现在,我希望他不再有那个能力。 叶蔺回过神,“什么时候回国的?”玩世不恭的笑容恢复,他开始捡掉在地上的纸张。 “昨天。” “真是不够朋友,回来也不跟我说一声。” “本来就不是朋友了。” “是吗?”他的语气慵懒,夹带着讽刺。 朴铮朝我走来,“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我叹了一声。 因为朴铮的无意提示,叶蔺看了眼朴铮又看向我,“没想到你跟朴铮的关系已经好到这种程度,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 “这似乎与你无关。”我平淡道,我与朴铮的关系知道的人的确不多,不是刻意隐瞒,只是不刻意地去说明罢了。 朴铮抓了下头发,“叶蔺啊……” “朴铮,我饿了,有东西吃吗?” 朴铮看了我一眼,“有,等会儿。”不再试图解释,他转身向厨房走去。他总是能明白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