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亚俐的脸色有点难看,“其实也没有什么可以讲的,两情相悦就在一起了。” “两情相悦?呵,这可有趣了,我记得当年你围着叶蔺这小蜜蜂转的时候,他还只属于我家安桀这朵花呢。你说你这是哪跑出来的两情相悦啊?该不会是老早就在那里暗度陈仓了吧?” 家珍的这番话毫无意外地将现场弄成了一片死寂。 我望着眼前的景象,疲惫感更甚。 “其实,”沉默中首先开口的竟然是杨亚俐,她的语气有些高深,“虽然当时叶蔺的确是有女朋友,但是,其他人也有追求的权利不是吗?” “亚俐。”叶蔺出声叫道。 “更何况当时……” “够了!亚俐。” 我心一跳,看向正对面的人,显而易见,他生气了。 杨亚俐已经白了脸。她看着叶蔺,半晌后喃喃说了句:“别生气,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这样的场景,没有控诉,没有甩门而出,只有一句软软的近乎讨饶的道歉求好,我想杨亚俐是真的爱叶蔺,才会这般小心翼翼、丝丝谨慎。 而我,如今倒更像是一个局外人。 “今天不是为简安桀接风吗?怎么主角都不说话的?” 我一愣,看向开口说话的人。叶蔺懒散地靠坐在椅背上,半眯着眼,一只手向后轻搭着椅背,神态悠闲,前一刻的气焰已经不再,剩下的是一如既往的散漫与轻浮。 “没什么好说的。”我低声道。 “怎么会?”叶蔺的声音是假装的诧异,“在国外待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回来,就没什么话要跟……我们这些老朋友说的吗?”太过温柔的嗓音带着淡淡的嘲讽,不过这里大概也就我能听得出来。 我为难,瞿魏打圆场道:“简小姐,你可以说说,呃,你在法国遇到的一些好玩的事?” 我想了一下,实话实说道:“其实真的没有什么好玩的事。”不好玩的事倒是很多,不过那些就没必要说了。 小迪这时笑道:“怎么会没有呢?法国帅哥那么多,我们安桀这么漂亮,肯定被很多人追吧?” 我莞尔,“法国长得好看的男孩子的确是挺多的。” “那你在那边应该谈了不少恋爱吧?”问话的是杨亚俐,神态自然,落落大方。 我拿起面前的水杯握在手心磨磨转转,没有接茬。 “感冒就别喝酒了。”是朴铮的声音,挺威严的。 因为刚才心神一直有点不集中,林小迪往我杯子里倒了什么也没注意,渴了就想拿起来喝,现在一看才发现竟是红酒。 我笑着放下杯子,说实在的我还真的是喝不了酒的人,因为对酒精过敏的关系,如果不小心碰了,身体会发痒,喉咙也会发疼,严重一点甚至连呼吸都会觉得困难,只是关于这点很少人知道就是了,这里知道的大概也就两个。 “简安桀,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听话了?”叶蔺道,他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我叹气,“六年的时间,什么都会变的。” 他的眸光忽然冷了一下,不过下一刻又立马恢复轻佻,“是啊,六年,2190天,52560小时,3153600分钟,的确是什么事情都会在这些数字里改变的。” 我的手僵了一下,不再说话,毕竟这样的话题说下去没多大意义。 谁知叶蔺却不想就这么结束,他起身走近我,“既然今天是为简安桀接风,那我们大家就一起来敬她一杯,庆祝她六年来的第一次‘光荣归国’!”说完一饮而尽。